日本战国时代小田原之战:立足百年的后北条氏灭亡

日本战国时代小田原之战:立足百年的后北条氏灭亡

秀吉在天正十三年(一五八五年)七月十一日,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关白。其实,说是“如愿以偿”,好像秀吉本来就十分希望得到关白这个头衔一样,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最初,秀吉希望作为武家栋梁,成为征夷大将军,但由于足利义昭的抵抗,未果。然后,退而求其次,秀吉决定就任关白,继续推进统一天下的事业。四国攻略,九州攻略都十分顺利的进行了,剩下的只有关东,陆奥、出羽几个地方。“如果关东与陆奥、出羽也臣服于丰臣政权,那么天下统一便可实现了。”秀吉如是考虑。秀吉在完成九州攻略的天正十五年(一五八七年)末,又迅速将目标瞄准关东和陆奥、出羽,发出了一个命令。这个命令即“关东、奥羽两地惣无事令”,简称“惣无事令”。另外,关于发出此命令的年份,近年来也有天正十四年一说。所谓的“奥两国”,指的是陆奥、出羽两地,此举的主要意图是命令关东和陆奥、出羽等地“惣无事”。“惣无事”这个词现在已经不用了,可能有必要做一下解释。总而言之,这就是“保证一切安然无事”的意思,禁止大名之间的私斗。换个说法,就是“私战停止令”。也就是说,至今为止,大名间的战争,互斗一直没有停止过。“今后,我以关白的身份,禁止此类私斗的发生。”这是秀吉的意思。另外,还有一点令人注目的地方,第二年天正十六年(一五八八)四月举行的后阳成天皇的聚乐第行幸。秀吉以关白的政厅作为聚乐第,邀请天皇临幸,并令各大名列席,从诸大名处要求上缴誓书,命令他们对关白秀吉绝对服从。说起来,这就是测试对关白丰臣政权是否服从的“踏绘”。这个时候的后北条氏当主虽然是北条氏直,但实权掌握在父亲氏政手里。氏直在与氏政商议之后,决定拒绝参加本次聚乐第行幸。这就是明确表示“后北条氏不服从丰臣政权”,同样,陆奥的伊达政宗也拒绝出席。这不是单纯的巧合,而是后北条氏与伊达氏联合对抗秀吉的表示。因为,此前以后北条氏为核心,德川家康、伊达政宗结成同盟。后来,德川家康从这个后北条?德川?伊达的三国同盟脱离,而北条氏直?伊达政宗的同盟关系一直维持着,坚定决心,决不被丰臣政权收编。另一方面,秀吉希望尽早达成天下统一的大业,通过家康要促使后北条氏上洛。禁不住家康热心的活动,氏直决定让叔父氏规上洛。在骏河的战国大名今川氏全盛时期,氏规和家康同在骏河做人质,居所就在隔壁,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氏规上洛谒见秀吉是在当年,即天正十六年的八月二十二日。氏规在秀吉面前说,如果可以解决与真田昌幸的领土问题,即沼田问题的话,兄氏政也可能上洛。结果,为了解决后北条氏与丰臣政权的悬案--沼田问题,翌年天正十七年(一五八九)春,后北条氏又派重臣板部冈江雪斋上洛,作为实际问题处理者进行了对话,得出了以下的解决方案。(1)将沼田的三万石三等分。(2)其中三分之二归氏直所有。(3)剩下的三分之一,被称为胡桃之地作为真田氏墓地归真田所有。(4)真田昌幸失去的三分之二的土地,由德川家康来补偿。(5)得到以上裁决之后,氏政?氏直父子其中一人,速上洛。秀吉看来,氏政或氏直无论谁上洛,都表示后北条氏臣服的意思,于是派家臣富田知信?津田信胜去小田原,催促其速上洛。但是,后北条氏虽然被这样催促,却还硬撑着,毫无向关白丰臣政权降伏的意思。这可以说是从后北条氏初代早云以来的传统考虑方法,希望树立关东独立的政权,与秀吉统一天下的想法背道而驰。这种想法,最近表现为建立“关八州国家”,梦想建立非中央集权的地方分权政府。之后,后北条氏的判断失误,其实是其信息不足造成的,这在最近的研究中越发凸现出来。例如,有这样一个小故事。天正十六年上洛的氏规,在参观了京都?大阪之后回到小田原时,向兄长氏政说:“京城里的商家房顶上多是瓦片,相对的小田原的商家房顶上多是茅草。只是表面上不同而已,下面都一样是铺的木板,没什么大不了。”瓦房顶和茅草房顶本来是有很大区别,这点他自己都注意到了,不过我想说的是,他去了一趟京城,只是了解到商家房顶用什么铺的,这点程度的情报。经常说“井底之蛙,不知大海”,确实,小田原作为地方城市来说,确实是这个时代一流的繁华。因为是后北条氏自己的史料,所以难免有浓厚的美化后北条氏的成分,要除去这部分再看,在《北条记》里,对当时的小田原町有如下的描写。“形形色色的町人、手艺人从西国?北国成群结队而来。古时候的镰仓也就不过如此。东面从一色到板桥,其间有一里左右的地方布满摊棚,做生意之人数不胜数。从山珍海味到琴棋书画,无所不包,异国的唐物,至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器物,应有尽有。”不过,这种繁华还是无法与京都?大阪相比。总之,后北条氏不肯臣服于关白丰臣政权,一方面由于后北条氏方面强烈的意志,这种意志是由于后北条氏信息不足造成的。在此,我们来分析一下另一个方面的原因。用文学一点的表现方式来说,即“把箱根的山坡当天险”。在秀吉的小田原攻略的时候,陆奥?出羽两国中,太平洋沿岸和日本海沿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太平洋沿岸的大名,如葛西氏、大崎氏为代表的,叫嚣着对秀吉的彻底抵抗,事实上,结果都被消灭了。与此相对的,日本海沿岸的大名们,及早的臣服于秀吉。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差异呢?答案很简单。关于秀吉的正确的情报没有传到太平洋沿岸的大名处。当时,在太平洋沿岸,只是偶尔会有从伊势到江户的船。但是,没有再向北去的途径了。而日本海沿岸,很早开始就有从若狭湾的敦贺于小滨出发,途经三国、凑、柏崎、直江津等地,到达酒田的航路。这个差异造成了情报量的差距。日本海沿岸的大名们,早就知道了秀吉的厉害。这点上,封闭在关东独自世界的后北条氏,无法得到秀吉的信息,从而做不出常识性的判断,最终陷入与秀吉战斗的结局,也是可想而知的。后北条氏的防御准备现在我用“没有做常识性的判断”来形容后北条氏的做法,这是由于他们信息不足造成的。如果用结果论的说法,后北条氏没有看清秀吉军队的本质。进一步来说,秀吉的军队并非后北条氏那样兵农未分离,而是完全的兵农分离的军队,后北条氏方没有正确地认识到这点。这是由于氏政受了自己以往经验很大的影响。因为氏政在自己年轻时,上杉谦信曾围攻过小田原城,他有将其击退的经验。不止是上杉谦信,其后,武田信玄也同样围攻过小田原城,当时还是用笼城战法将其击退。说起谦信、信玄,是战国时代有代表性的武将,而将其二人皆用笼城战法击破,对氏政来说,正是名副其实的“光辉的回忆”。说起“或许会与秀吉战斗”时,可以说这个“光辉的回忆”影响了氏政的判断吧。再怎么情报不足,如果秀吉军真的攻过来,就会是十五万甚至二十万大军,这一点,氏政也十分清楚。但是,就算氏政对军队的量,也就是数字可以有一定程度的预知,但在质上却十分地不了解。谦信也好,信玄也罢,其军队都是兵农未分离的兵,所以不能长期的滞留包围,时间长了,只能解围引兵而去。氏政没想到秀吉的兵是完成了兵农分离的兵,还是像对待谦信和信玄时一样考虑。因此,对秀吉的战斗可以说是按照氏政的臆断进行准备的。后北条氏在小田原城外测建立完全包围城和城下町的大外郭土垒。且在战斗之前,氏政、氏直父子所采取的行动中最受注目的是建造山中城(静冈县三岛市)。氏政氏直父子准备将箱根作为防御线。根据情报选择要害场所防御,可以在战术上更有效地发挥作用。从天正十五年(一五八七)开始,箱根的两条道路,即箱根路和足柄路,就已各自建城。为控制箱根路而建的是山中城,为控制足柄路而建的是足柄城。山中城位于箱根山顶偏西,足柄城正是以足柄山顶为其城郭。后北条氏准备以足柄城--山中城--韮山城一线来防御秀吉进攻。氏政和氏直都预测秀吉如果攻过来就会是十五万甚至是二十万的大军。因此后北条氏方也必须聚集相当的兵力。与此相对应的就是“百姓大量动员体制”。也就是说后北条氏对于农民也下了征兵令。其中,天正十五年(一五八七)七月晦日的命令很有名。其第二条为“应腰悬利刃,晃晃然,做武者状”,可以说这句文言文形象地表达了北条军的实际状况。另外,对于其他的农民征兵令有“村里男子十五岁至七十岁皆应入伍”这样的条例。被称为“人生五十年”的这个时代,七十岁的老人到底有什么战斗力还是个疑问,但后北条氏尽其所能努力征兵。那么,与秀吉之间沼田问题形式上暂时解决了,秀吉也不能行动。因为秀吉方面也没有攻击的理由。但是,后北条氏自己给了秀吉攻击的借口。上野的沼田领委任给钵形城主北条氏邦管理。氏邦让其家臣猪俣范直为沼田城城代。这个猪俣范直无缘无故攻下了真田昌幸方的名胡桃城。这就明显违反了秀吉刚出台的“关东、奥两国惣无事令”。当然后北条氏也没必要一定遵守秀吉随便出台的发令。但是秀吉却将此作为讨伐后北条氏的极好的借口。从真田昌幸处向秀吉发出名胡桃城事件的报告是在天正十七年(一五八九)十月二十九日。秀吉自然怒不可遏。本来想一下也知道,这股怒气顶多是表面的东西。“这样终于有讨伐后北条氏的借口了”。他心中可能这样暗笑。秀吉向氏政氏直父子发出宣战布告是在十一月二十四日。秀吉令家臣新庄直赖将布告先送往家康处,再由家康交与氏政氏直。虽然说早已做好准备,氏政氏直还是很吃惊,十二月七日,他们试图向秀吉的家臣富田知信、津田信胜做辩解。这两人作为秀吉的使者,曾多次造访小田原城。辩解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氏直说:“特别是,听闻前些年,家康上京时,(秀吉)与其结骨肉之亲,且使大政所移驾三州。”就是说,秀吉催促家康上京时将妹妹旭姬嫁与家康,且将生母大政所送往冈崎城做人质。也就是说,“对家康礼数周全以求其上京,对我们却什么都没有。”这可以看做是氏直最后的挣扎。但这或许是氏直真正的想法。大概这句话中包含了对于自己不如家康受重视这件事的全力反抗吧。自早云以来,历经五代百年称霸关东的后北条氏的自尊,也是此战的伏笔之一。但是,无论怎样辩解,只要秀吉的目标是小田原攻略,就无法阻止秀吉的步伐。后北条氏方也认为秀吉的出征是不可避免的,而开始讨论如何迎击秀吉军。这在之后形成了“小田原评定”的谚语。顺便一提,所谓的“小田原评定”,在《日本国语大辞典》(小学馆)中是这样解释的:(来源于天正十八年(一五九零),丰臣秀吉进攻小田原城北条氏之际,城中对于合战的意见不合,白白浪费时日)永远也没有结果的会议、商谈。又称“小田原谈合”、“小田原咄”、“小田原相谈”。欢迎加入战国历史,游戏,影视讨论群4301317就是说,面临秀吉军的来袭,意见无法一致,延迟决定,这样没有结果的商谈称为小田原评定。特别是作为谚语的“小田原评定”的根源的大评定,想来大概就是在秀吉军来袭之前的天正十八年(一五九零)正月,关于到底是该固守还是出战的大争论吧。据《改正三河后风土记》记载,这时主张固守的中心成员是松田宪秀,主张出击的是伊势定宗。与此相对的《关八州古战录》中说,出击的首倡者是钵形城主北条氏邦,根据史料不同记载也有些出入。出击说的首倡者是伊势定宗也好,是北条氏邦也罢,都无法明确判断,但是,这时为决定采取固守还是出击迎敌的政策,而举行过这样的大讨论是没错的。而这时的小田原评定主要是倾向固守政策,这从此后的战争过程中即可明白。秀吉各个击破的战术处于攻方的秀吉方面,进入天正十八年之后,也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早就被任命为小田原攻略先锋的德川家康,正月二十一日召集诸将进行军事会议;被命令出动水军的毛利辉元,也在二十八日命令家臣开始准备。三月一日,秀吉亲自率领三万两千的直属部队,从京都的聚乐第出发。不过,在此之前,先锋德川家康早已出征。三月二十五日或二十四日,作为先锋的德川家康军,与后北条氏的前卫--守卫伊豆诸城的军队开始短兵相接。秀吉方对于后北条氏的各支城,已经做了详细的调查,哪座城有多少兵力,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为了小田原攻略,秀吉动员了二十一甚至二十二万大军。当然,同时命令水军攻击伊豆半岛的伊豆水军据点,另外在相模湾配备水军,从海上对小田原城进行包围。与此相对的,后北条军将散落在领内支城中所有的士兵都计算进去,只有大约五万六千人。其中,有像刚才所说的已被攻落的山中城那样,一座城中有四千甚至五千的守兵,就算再小的支城,至少也有七百人。秀吉一方面包围小田原城,另一方面将领内的支城各个击破。小支城中,大多包围了一天都不到,就开城投降。不过,松井田城、韮山城、钵形城、岩付城、忍城这五座城经过了比较长时间,才被秀吉军攻破。不过,随着六月二十四日,氏规的韮山城开城投降,局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氏规开始劝说当主氏直投降。其背后,一定是与氏规交好的家康做了一番工作。从六月末开始,对于后北条氏方,秀吉方面的讲和工作积极展开。就算是秀吉,如果要将小田原城强攻下来,也会有相当大的损失。于是,开始寻找有别于氏规--家康一线的讲和代表。这个人就是黑田如水。黑田如水拥有将敌人变成盟友的魔力,于是他进入小田原城,实施具体的讲和方案。根据《武德编年集成》这本德川方的史料记载,如水得到秀吉的授意,对氏政提出“如果投降,保你武藏、相模两地无事”这一具体谈判条件。氏政对此做出的反应是“对一直拥有数国的我们,要减至两地,不如战死沙场。”完全没有接受的意思。不过,根据同书记载,如水并没有就此放弃,此后又作为使者,多次出使小田原城,有一次,如水带着犒劳士兵的酒和酒肴,不带任何武器的入城,与氏政、氏直父子直接谈判。终于使氏政、氏直父子答应了谈判条件。传说当时,氏政、氏直父子送给如水一把名为“日光一文字”的刀和名书《吾妻镜》。是否如《武德编年集成》中那样,讲和谈判的功臣就是黑田如水,现在或许还有探讨的必要,不过现存的黑田家本《吾妻镜》确实为以前的后北条氏所有,可以肯定当时的讲和,如水发挥了很大作用。结果,七月五日,氏直投降。这天,氏直出了小田原城来到家康阵前,提出:“我自己切腹,来换取全城士兵的性命。”氏直直接来家康阵前,与氏规的桥梁作用是分不开的,而且氏直以前的妻子是家康的女儿,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家康就这样让氏直去泷川雄利那里,同时将氏直投降的消息报告给秀吉。过了六天,家康家臣榊原康政和秀吉派来的胁坂安治以及片桐直盛一起,来到小田原城进行接管工作。小田原城没有一丝混乱的开城投降了。氏直决定承担所有的罪名,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秀吉早已知道主战派是氏政以及他的弟弟氏照,以及大道寺政繁、松田宪秀这两名老臣,因此决定令这四人切腹。七月七日到九日,数万城兵从小田原城散去,回到自己的故乡。兵农未分离的他们回到自己的故乡,成为了近世的有力农民。经常用“草分百姓”来形容他们。七月十一日晚,氏政、氏照二人,在小田原城下的医生田村安栖的宅内进行切腹。另外,命令死里逃生的氏直前往高野山出家。七月二十日,同族的氏规、氏房等三百余人一起向高野山进发。此时,始于早云,经历五代百年称霸关东的战国大名后北条氏,灭亡了。之后,在高野山的氏直,天正十九年(一五九一)得到了秀吉封给的关东九千石,近江一千石,合计一万石的知行。不过,氏直大概因为城破时的打击,在当年的十一月四日病死,氏规之子氏盛继承了氏直的家系。后来,氏盛之子氏朝的时候,变成一万一千石,作为河内狭山藩主,跻身大名之列。作为秀吉这方,如果不把控制东海道的山中城攻陷的话,就无法进行下一步攻略。于是,秀吉在三月二十九日,任命其外甥秀次为总大将进行攻击。秀次亲自率领一万九千五百的军队,再加上中村一氏、山内一丰、田中吉政、堀尾吉晴、一柳直末等成员,根据《毛利家文书》中《山中城取卷人数书》记载,总数号称有六万七千八百人。虽然多少有些夸张,但与山中城守兵四千,最多五千相比,攻方至少是守方的十倍左右。作为防御秀吉的前卫,山中城应该是被建造的十分坚固。不过,兵力的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根据一般的说法,虽然总攻定在正午,但是由于秀吉的本队到达是在正午过后,所以总攻实际开始时间为下午三点左右。以城主松田康长为首,北条氏胜、间宫康俊、朝仓景澄等人率领的后北条军也尽力防守,但岱崎出丸首先被攻陷,最后西之丸也被攻落,这天的黄昏左右,整座城都被攻陷了。后北条氏花费了几年的时间修建的城池,才仅仅半天时间就被人夺走了。在三月二十九日,另一支部队同时在攻打韮山城。足柄城--山中城--韮山城结成的后北条氏防线,秀吉的计划是同时攻陷其中的两处。韮山城攻略的成员是织田信雄、细川忠兴、蒲生氏乡、蜂须贺家政、福岛正则等人,共率领四万四千大军。与山中城仅仅数小时就被攻陷相比,韮山城就没那么容易攻下来了。最终开城投降是在六月二十四日,实际上坚持了三个月的笼城战。坚守韮山城的是北条氏规的手下,一共只有三千六百人,比山中城的守兵还要少。以前,很多人认为山中城不到半日就被攻破,而韮山城却坚持了三个月,是因为韮山城的防御工事比较坚固。不过,如果说要塞坚固的话,或者说城的构造巧妙的话,山中城也不在韮山城之下。最近,更多的人倾向于攻方意识上的差别造成了这种情况。因为,山中城这方面,作为秀吉是必须要攻下来的;而相对的,韮山城方面,却不需要一定攻下来。攻下来自然好,即使攻不下也无关大局。那么,借着攻下山中城的气势,秀吉军四月一日在箱根山布阵,第三天到达箱根汤本。于是最快也要三天时间向小田原进军,开始采取包围小田原的态势。那小田原城已经如众人所料的,在大城郭与护城河的重重保护之下,即使秀吉有超过二十万的大军,也不是可以轻而易举攻下的。高度超过三米的土墙,就城和町包围的严严实实,在外郭上有通往城外的九个出口,要想进出城只能通过这九个口。而且,每个口都由一族、重臣把守,防守十分严密,连秀吉都认为无法在短时间内攻落此城。秀吉重新审视,认为会变成持久战,因而为攻略小田原城而特意建造了一座新城。这座新城就是以“一夜城”闻名于世的石垣山城,通常被称为石垣山一夜城。《北条五代记》或者《当代记》中记载,秀吉着手石垣山城筑城是在四月六日。虽然被称为“一夜城”,多少会受短时间建造起来的城这一印象的影响,但实际上这城是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建造,根据《家忠日记》记载,工事全部完工是在六月二十六日。这事实上不是“一夜城”,而是八十日城。秀吉把淀君从大阪城接到石垣山城,还招来很多能剧的艺人表演能剧,一边这样做,一边继续围困小田原城,进行持久战。文章来源历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