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库传奇:古代王朝是怎样储备黄金的

金库传奇:古代王朝是怎样储备黄金的

转载注明笑傲酱油历史/核心提示:早在公元前11世纪,周朝建立后,设有大府、玉府、内府、外府等专司府库之职,专门负责管理各种财务的出纳,这便是中国最早的国库雏形。汉代金饼资料图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九路君,原题:世界各国金库传奇“货币天然不是黄金,黄金天然是货币。”马克思一语道破了黄金与货币的本质。所谓货币是商品交易的媒介,而稀缺珍贵的黄金因其自身价值而形成实物货币,无须通过任何鉴定。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如黄金、白银等实物货币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取而代之的是如钞票这样的信用货币。所谓信用货币,简而言之,只是一种依法规定,由银行提供的信用流通工具,其本身价值远远低于其货币价值。目前世界各国发行的几乎都是不以任何贵金属为基础而独立发挥货币职能的信用货币。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一旦出现政治动荡、政权更迭等情况时,这些依法认定的信用货币是否还有法可依?一旦立法的政权覆灭,法定钞票也很可能变为一堆废纸,在这个时期,黄金这样的天然货币之价值就会自然呈现,人们常说的“乱世藏黄金”,正是此理。古罗马神庙亦是中央结算银行自古以来,人类对于黄金似乎就有着超乎寻常的迷恋,在古埃及人的眼中,黄金是“可以触摸的太阳”,是太阳神的象征,在古罗马人眼中,黄金是黎明女神的名字。古埃及的历代法老用黄金打造自己的宝座,尤其是图坦卡蒙法老的黄金面具、黄金棺材、黄金宝座更是如今的黄金文物之最;古代欧洲的国王手持黄金权杖,以此作为权力的象征;法兰克国王的加冕之日,“黄金之剑”亦是必不可少之物,当画师为他们绘制肖像时,他们必须佩带此剑……历代因黄金而引发的战争、掠夺、杀戮更是史不绝书。早在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抒情诗人品达就因此发出了这样的叹息:“黄金是宙斯之子,蛀虫与铁锈都无法侵蚀之,但人的灵魂却被这至高无上的财富所侵蚀。”在政教合一的时代,黄金不仅让许多君王为之迷恋,在宗教中它也有相当重的分量。有人做过统计,“《圣经》上有四百多处提到黄金,上帝亲自指示尘世的代理人摩西要用黄金来装饰布置膜拜他的圣所、圣幕,而且要求得很详细……在佛教中,黄金的颜色一直被视为神圣的颜色。但凡佛教圣物都经常以黄颜色装饰表面,所谓‘佛要金装’才具灵气,佛身也常用‘妙色身、金色身’来形容。因此,佛也有‘真金不怕火炼’一说”。正是因为历代统治者们都深刻意识到黄金的珍贵与重要,故无论中外,历史上的每一个帝国、每一个王朝都有自己的金库,每逢乱世之时,这将是用来做最后一搏的家底。古罗马城邦时代,国家金库与神庙是一体的。古罗马共和国的金库就是被称为古罗马时期“最伟大的宗教庙宇”的朱庇特神庙。它位于罗马的卡比托利欧山,其中的第一神庙是罗马全国最重要的宗教建筑,供奉着朱庇特、朱诺和弥涅耳瓦三位大神。朱庇特神庙不仅仅是一个宗教中心,同时还发挥着中央结算银行的作用,整个意大利的货币信用体系都建立在大神庙的黄金储备上。当时罗马对各邦并没有直接控制权,但通过神庙中储备了大量的黄金,罗马控制了整个意大利的经济命脉,这使得它能把持着总体实力比自己强大的多的意大利各盟邦。古罗马共和国末期,前三头同盟决裂,其中势力最强的格涅乌斯?庞培被恺撒打败,在逃离罗马前,庞培不顾禁令,带走大量的黄金作为自己的军费,这一做法激起大量商人与官员的不满,使他们倒向恺撒,让庞培最终于公元前48年9月败亡。恺撒统一罗马后,建立了以罗马为中心的罗马帝国货币结算体系,并以罗马的金库中攒了数百年的黄金作为抵押,在全帝国境内统一了货币。在古罗马货币中,最值钱的即是金币,这个货币体系一直维持到罗马帝国分裂及蛮族入侵。中国历代重视黄金储备在古代中国,虽然不像西方那样频频发生因抢夺黄金而引发的战争,但历代统治者对于黄金储备同样很重视。早在公元前11世纪,周朝建立后,设有大府、玉府、内府、外府等专司府库之职,专门负责管理各种财务的出纳,这便是中国最早的国库雏形。史书中,西汉时期向来有“多金”的记载,当今有种比较激进的观点认为,西汉的黄金储备已经等于中国2003年的41.4%,那时“金子论斤赏赐,买卖用金子交易,甚至交罚款用的都是黄金”。虽然古籍中的“金”并不一定指黄金,但从当代出土大量汉代黄金制品来看(例如陕西博物馆中的大量金饼),似乎也能从侧面印证“西汉多金”的说法。由于古代国库中的黄金主要来源于金矿的开发,至少可以推断,“多金”的西汉是我国进行黄金开采的一个高峰期。此外,近年来古玩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唐朝“黄金蛙”“黄金龟”据说出自唐朝金库,但在史料中并未找到明文记载,汉、唐毕竟时代久远,当时国库中的黄金储备究竟如何已不可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