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实际上远比唐朝更发达!但是大家就瞧不起他

宋朝实际上远比唐朝更发达!但是大家就瞧不起他

我们一直认为宋朝很弱,但宋朝对外战争胜率却又75%,然而,大家还是看不起宋朝,为何?首先,胜率70%根本就不是官方的统计,统计的口径很成问题,把击杀几百人的小胜和死好几万人的大败仗一起讨论并不合理。其次,就算承认这个胜率,宋朝的胜利基本都是挨打的时候把对方击退的那种胜利,歼灭战很少,对敌人有生力量消耗很少,但是宋朝的失败许多都很惨重。打个比喻:汉唐的胜利很多都是越塔强杀,直接杀了对面一个五人团灭,顺便还破掉对方一路水晶,甚至直接把对面defeat掉。百济、高句丽、突厥表示契丹、党项、女真人简直是太幸运了。宋朝的胜利是对方5人越塔强杀掉自己一个落单英雄,然后4人来救。一人放一个大招,清了两波小兵,对方英雄全部交闪现跑路,一个没干死。这种胜利就算打上10次,最后的结果是对方外塔一个没掉,自己外塔全掉光。契丹人表示和李存勖、柴荣、王晏球、周德威、刘仁恭这些五代十国把契丹打成孙子的牛人比起来,宋朝就是战五渣。宋朝的失败是5人抱团推对面外塔,被对方直接打了个5人团灭,顺便还丢两个外塔。而且一次团灭之后,自己再也不敢抱团推对面塔了。这种失败的结果就是,只要打一次败仗,之前“胜利”10次的优势全部没有了,反而还会陷入劣势。高梁河一战就打的赵二骑驴南遁,从此之后是谈契丹色变。同样是胜利,你觉得李靖夜袭阴山,俘虏十几万,生擒颉利可汗。卫青收复河朔,夺回牲畜数百万之多。和北宋满城之战、唐河之战这种斩杀不过万余甚至只有数千的胜利,有可比性吗?满城、唐河之战放在宋朝的历史上真的可以称作是大胜了。同样是战败,你觉得大非川、怛罗斯对比崖山海战、开封围城战、高粱河比起来,有可比性吗?大唐打次大非川、怛罗斯完了还是活蹦乱跳的,大宋呢?战败之后,迁都五国城吗?还是饮马珠江?胜利和胜利之间,战败和战败之间是有区别的。宋朝那种胜仗,打上10次都不及李靖、苏定方、卫青、霍去病一次。繁华到变态的宋朝!宋朝的经济繁荣程度可谓前所未有,农业、印刷业、造纸业、丝织业、制瓷业均有重大发展。航海业、造船业成绩突出,海外贸易发达,和南太平洋、中东、非洲、欧洲等地区50多个国家通商。南宋时期对南方的开发,促成江南地区成为经济文化中心。农业宋代大兴水利,大面积开荒,又注重农具改进,农业发展迅速。至道二年(996年),全国耕地为三百一十二万五千两百余顷。到天禧五年(1021年)增加到五百廿四万七千五百余顷。各种新的农具在宋朝出现,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农业发展迅速。手工业金、银、铜、铁、铅、锡、煤等。北宋时期金属矿藏达到两百七十余处,较唐朝增加一百余处。仁宗时期,每年得金一万五千多两、银廿一万九千多两、铜五百多万斤、铁七百廿四万斤,铅九万多斤、锡卅三万斤。宋朝的丝、麻、毛纺织业都非常发达。西北地方流行毛织业,四川、山西、广西、湖北、湖南、河南等地麻织业非常发达。到了南宋时期,广东雷州半岛地区和广西南部成为棉纺织业的中心。宋朝官窑、民窑遍布全国。其中钧瓷以神奇的窑变特色和每年36件的稀有产量而位居宋瓷之冠。宋朝的刻书以纸墨精良、版式疏朗、字体圆润、做工考究、传世稀少、价值连城而闻名于后世。宋朝造船技术水平是当时世界之冠。宋神宗元丰元年(1078年),明州造出两艘万料(约600吨)神舟。金融商业宋朝商业繁盛,通行的货币有铜钱、白银。太宗时期,每年铸币八十万贯。到神宗熙宁六年,已达六百余万贯。海外贸易由于西夏阻隔了西北的丝绸之路,加上经济中心的南移,从宋朝开始,东南沿海的港口成为新的贸易中心。唐朝时期全国仅广州一地设有市舶司,负责外贸事务,宋朝有近20处!宋朝海外贸易分官府经营和私商经营两种方式,其中民营外贸又占大宗。元丰三年,宋朝政府制定了一部《广州市舶条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贸易法。而各个外贸港口还在城市立设立“蕃市”,专卖外国商品;“蕃坊”供外国人居住;“蕃学”供外商子女接受教育,政府还专门制定了蕃商犯罪决罚条。现在广州和泉州城内仍然有许多藩客墓,成为当时海外贸易繁荣的佐证。南宋时期,宋朝在与金和大理的交界处设立榷场来互通有无。宋朝出口药材、茶叶、棉花、犀角、象牙等,进口北珠、人参、毛皮、马匹等货物。民间也有大量的走私贸易。由于宋朝铜钱信用佳,被大量走私到东南亚和西亚,而当时的朝鲜和日本更停用自己的通货,改用宋钱。南宋官员卫生间水准不输写字楼闲翻《南宋馆阁录》,南宋官员的工作条件更是了得,秘书省还设有浴室呢:“国史日历所在道山堂之东,北一间为澡圊、过道。”注文进一步说明:“内设澡室并手巾、水盆,后为圊。仪鸾司掌洒扫,厕板不得污秽,净纸不得狼藉,水盆不得停滓,手巾不得积垢,平地不得湿烂。”专门配备水盆、手巾在厕所旁边的浴室里,也说明,当时的人,至少有教养阶层的人,有便后洗手的习惯———实际上这一习惯早在晋代就已确立。“净纸不得狼藉”更说明当时普遍地以纸来拭秽,而且,厕所里总是整齐地备有“净纸”供前来的人使用,这样的卫生观念搁到今天也不落后啊。管理规则也清楚而严格,要求“仪鸾司”的杂工随时维持“卫生间”的清洁,不许懈怠:浴室里,官员洗澡之后,地面上不得留有积水、泥污;厕所里,坑位两旁的木板不得残留屎尿秽迹;净纸被如厕人碰乱之后,也要随时重新码放整齐;当时,洗手会使用有去污效力的澡豆,因此,用过的水盆里就会有澡豆末的沉滓,必须立刻换为清水;擦手巾一旦弄脏,也要即刻更换。这简直赶上今日写字楼里的卫生管理了嘛!教训:大宋大明都是被那帮子迂腐书呆子误国误民的,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可怜亿兆生民因为他们的愚蠢惨遭屠戮,而他们转身又去出仕夷庭!本文出自历史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