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古代读书人考前必去哪里

福建古代读书人考前必去哪里

相传能触到这“魁”字第一笔,便能旗开得胜高考将于本周末登场,预计又是一场激烈的厮杀。每到这时候,杭州河坊街上售卖“定胜糕”的店铺,又会迎来一波讨好彩头的家长。这种本是祝愿岳飞抗金得胜的糕点,因为“定胜”二字,也成了高考季杭城最抢手的小点。而在福建永春,主宰文昌的魁星岩也是家长和考生必去的地方。相传考生若能伸手触到摩崖石刻上的“魁”字第一笔,就能旗开得胜,考出好成绩。实际上在古代,参加科举考试的读书人也有一样的举动。他们通过谶兆、祈梦等形式,为自己的科考之路增加信心。蜡烛开花也是好彩头因为科学知识有限,古人对很多自然现象存在误解。譬如灵芝、并蒂荷花等出现概率比较小的事物,就会被他们当做“祥瑞”之兆,成为某件好事即将发生的暗示。在科举考试上,这种手段也被考生们运用得炉火纯青。福建地区最早的相关记载,发生在泉州。南宋绍兴年间,当地的州学(即官方学校)长出了一株并蒂荷花,非常巧就长在了梁克家读书的地方。第二年,梁克家参加殿试摘下第一,成为宋代福建第17个状元。随后,他两度出任宰相,成为南宋名重天下的股肱之臣。如果说并蒂荷花出现的概率偏低,考生要讨个好彩头比较困难的话,那么蜡烛开花这种寻常能见的场景,就很适合每个考生自我激励了。民国《顺昌县志》记载:顺治年间,考生们在祭拜孔庙大成殿时,“烛花祥光如轮”,“是年何纯子登科”。同样,《长泰县志》记明宣德年间林震登第时,他家门前的两口古井出现了“鸣三日”的怪异景象。事后,这两口井也因为林震科考成功,得名“状元井”。“祈梦”探问考试结果在考生的观念里,吉祥事物简单明了地预示了未来,实在叫人心动。而没有得到吉兆眷顾的那一部分考生只好主动出击,通过“祈梦”的形式,自己为自己问一个未来。至迟到宋代,福建的科举考生已经到仙游的九鲤湖祈梦了。根据记载,他们梦到的都是一些玄乎的指示,大多只有在考试结果公布后,才能把它和梦境内容对应起来。当然,这其中也不乏运气足够好的考生。他们在梦中得到额外的指示,间或能提前知道一部分试题。每到考试季,定胜糕就成了家长和考生热捧的“彩头”从流传下来的记载看,考生临考前“祈梦”的行为非常普遍。以至于九鲤湖以外的寺庙也抓住商机,跟风推出了“祈梦”服务。譬如建宁城东梨岳庙的名气就不小,每到科考时,“士人祷祈,赴之如织”。有意思的是,当时不少寺庙甚至辟出专门的房间,留宿这些参加考试的学生。这项业务甚至催生了以此为生的“祠生”——他们负责为留宿学生提供三餐和卧具,顺便兼职解释梦境。而无暇远涉九鲤湖的考生也不会太过计较,他们愉快地接受了家门口的服务。到了明代,浙江人选中当朝的于谦,将他推为“梦神”。从此,西湖边的于谦祠也成了浙江考生科考祈梦的去处。每到中秋前后,考生奔赴于谦祠致“廊庑为满”。相沿而下,后来“于祠祈梦”就成了西湖一景了。考生们高明的自我炒作无论是物兆还是祈梦,这其中都有不少迷信的成分。不过在科举竞争激烈的压力下,考生的情绪需要找一个发泄的出口,而这两种形式都是不伤神的最佳选择。不过读书人在考前紧张的气氛中还能腾出手做这种事情,绝不仅仅是发泄情绪这么简单。学术界认为,他们费尽心机编造各种“奇异”故事,其实也是一种手段高明的自我炒作。特别是在科举制度刚确立的年代,传统士族依靠强大的家族背景,占据着最优渥的政治和社会资源。草根出身的考生们要通过科考改变命运已经不易,如果没有为自己增加点“天命神授”的神秘色彩,实在很难引起主考官的关注。就这样,通过这种玄乎的“自我炒作”,考生成功地将社会目光引到自己身上来。借助它,科举出身的新贵族逐渐抢过传统士族的风头,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无往不利。当然,善于借力使力的地方学校长官对这种事情也不深究。他们也愿意相信这些“彩头”——反正拿过来激励学生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参考文献:庄恒恺《论宋明时期福建科举士子的祈梦行为》,《怀化学院学报》顾希佳《西湖风俗刍议:以香市、放生、祈梦为例》,《杭州师范学院学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