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演艺圈潜规则:一样要出卖色相

揭秘古代演艺圈潜规则:一样要出卖色相

现在经常有媒体爆料演艺圈的官员包养女明星、导演与演员暧昧关系等惊艳的花边新闻,并将这样的绯闻称之为演艺圈中潜规则。其实这种潜规则并不是现在就有的,而在古代的演艺圈中,这种潜规则早已是屡见不鲜的。特别到了元代,由于杂剧的兴起,女艺人的增多,这种官员包养女明星、导演与演员暧昧关系等潜规则更是俯首可见。包养女明星、导演与演员暧昧关系等惊艳的花边新闻,并将这样的绯闻称之为演艺圈中潜规则。其实这种潜规则并不是现在就有的,而在古代的演艺圈中,这种潜规则早已是屡见不鲜的。特别到了元代,由于杂剧的兴起,女艺人的增多,这种官员包养女明星、导演与演员暧昧关系等潜规则更是俯首可见。女艺人在古代一般都叫做女伶、优伶,明星级的女伶、优伶叫做名伶,用现代的话说就是演艺明星。与现代一样,她们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因此,古代文人也常编写有关于她们生活绯闻的书刊流传于世。元顺帝至正十五年,即公元1355年,文人夏庭芝就曾撰写一部《青楼集》,记述元大都、金陵、维扬、武昌以及山东、江浙、湖广等地的一百一十名女艺人、以及青楼歌女的生活花絮。这些女子各有不同方面的艺术造诣。《青楼集》记录了她们在杂剧、院本、嘌唱、说话、诸宫调、舞蹈、器乐方面的才能。尤其对一些杂剧演员的专长有较细的记载。同时还记录了她们与当时的一些达官显贵、文人才士、戏曲散曲作家的应酬和交往。涉及名公士大夫等五十余人、男演员三十余人。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元代戏曲的繁荣状况及元代艺人的生活情景。如今,这部书已经成了人们了解当时演艺圈生活的重要资料,其地位相当于今天的演艺圈花边新闻出版物。据《青楼集》记载,当时有一位艺名叫做梁园秀的演艺女明星,“歌舞谈谑,为当代称”,同时,这位女明星还喜爱书法,所作楷书妩媚动人,间或也写一些小诗词,水平还不错,为时人所称道。她创作的散曲《小梁州》、《青歌儿》、《红衫儿》等,流行一时,是一位创作型的女歌手。另一个名叫张怡云的演艺女明星,“能诗词,善谈笑,艺绝流辈,名重京师”。京师演艺圈的女明星更是人才荟萃,令人目不暇接。一位名叫曹娥秀女明星,在与文人名士聚会的宴会上,她因对答风趣而常让一座大笑,这是她成为最受欢迎的女明星。刘燕歌善歌舞,在与一位官员饯别时即席作《太常引》:“故人别我出阳关,无计锁雕鞍。今古别离难,兀谁画妍眉远山。一尊别酒,一声杜宇,寂寞又春残。明月小楼间,第一夜相思泪弹。”在当时颇为脍炙人口。艺名顺时秀的杂剧演员郭顺卿,姿态闲雅,以擅长于演闺怨剧而著名,待制刘时中曾以“金簧玉管,凤吟鸾鸣”来形容她的歌声。当然,这些演艺圈的女明星之所以出名,是达官贵人和风流名士捧出来的。一些有钱有势的人,家中不乏风姿绰约的成群妻妾,但他们却热衷于与女艺人频繁交往。这在当时被看作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是高素质,有层次的时尚表现,并不一定完全出于肉欲的驱使,而是想享受具有浪漫氛围的声色之娱。当时,对于演艺圈中色艺双全的大牌明星,不论是朝廷的官员,还是在野的名士,无不趋之以鹜,甚至为之横刀夺爱,尽使阴谋。当然也有无可奈何、甘拜下风的。当时有一位名叫郭顺卿的大牌明星,本来是风流名士王元鼎的相好。一次生病的时候,郭顺卿想吃马板肠,王元鼎就毫不迟疑地杀掉了自己骑的骏马。这事要用今天的现实来比方的话,可以说成是“卖掉自己的宝马轿车为之置一盛馔”。但是,朝廷参政阿鲁温也“欲瞩意于郭”,对郭很有好感,想夺为己爱。一天,他把郭顺卿叫来,当面挑逗她说:“我和王元鼎比起来怎么样?”郭顺卿不敢得罪他,只好委婉的奉承他说:“参政,宰臣也,元鼎,文士也。经纶朝政,致君泽民,则元鼎不及参政,嘲风弄月,惜玉怜香,则参政不敢望元鼎。”这话让尚且顾及面子的阿鲁温听了很舒服,方才“一笑而罢”。虽然元代严格禁止朝廷官员与演艺圈有任何的关系,《元典章》里就有“禁娶乐人为妻”的规定,对“诸职官频入茶酒市肆及倡优之家者,”要给予“断罪罢职”的处分,但这种典章规定却不能令行禁止。不少权贵政要不仅照样嫖妓纳倡,而且强娶女艺人为妾。其实,年轻美貌女艺人的生活境遇并不比青楼女子强多少,她们常被年岁虽大而有钱有势的的豪富收作侧室,也有的成为被包养为外室“二奶”。这样事情在《青楼集》中多有记载。如女艺人翠河秀被石万户置之别馆,女艺人顾山山为华亭县长哈拉不花置于侧室,诸暨州同知达天山娶女艺人李真童为妾,刘惜婆被赣州监军全普庵拨里包为二奶等等。自然还有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官员,一个名叫张子友的平章,既对女艺人小娥秀“甚加爱赏”,又将艺绝一时的喜春景纳为妾,“以侧室置之”。女艺人的身价很高,可以想象。除了被一人包定以外,许多女演员也兼作别的官员的临时情妇。不过,一旦包养自己的主人死后,这些年长色衰的过气女艺人们,就会遇到新的困难,面临新的选择。“美姿容,善杂剧”的女艺人汪怜怜为涅古伯纳为妾,涅古伯纳死后,她就削发为尼,以断绝其他公卿士大夫的妄念,终其一生。“长于杂剧”的女艺人王奔儿为官府的张总管纳为妾,张总管死后,王奔儿流落于江湖。“赋性聪慧,记杂剧三百余段”女艺人李芝秀是张总管的另一位侧室,张总管死后,她为生活所迫,重新又进入了演艺圈。一个总管不过是官府的下人,就包养了两名女艺人,那么,朝廷官员包养女艺人还不等同家常便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