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女子竟靠这个迷死了万千男人

中国古代女子竟靠这个迷死了万千男人

古代是很封建的社会,女人都是很保守的,他们的婚念观也很淳朴。那么古代女人是怎么迷男人的呢?古代的女人又是怎么勾搭男人的呢?下面大家就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古代的女人靠哪些迷死了男人的吧!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的唇妆并不简简单单的只是女子为悦己者容的小事,更能反映出这段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尤其是统治者的思维和策略,所以,小编也尽可能的尊重历史,若有任何不妥之处,还望诸位多多提点。1、汉由于连年动荡,汉朝的百姓穷得基本没时间想审美这件事。到了汉武帝时期推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社会对于女性的审美转向以德论高下,所以汉代女子的妆容总体相对简洁。在唇妆上基本使用上小下大近乎三角形的唇妆式样,发髻也比较简单,分两大类:一种是梳在脑后的垂髻,古装剧《楚汉传奇》里吕雉的发型就是这种;还有一种是盘于头顶的高髻。主流社会发声提倡审美还是到了东汉明帝的时候,史称“明帝宫人,拂青黛峨眉”。除了峨眉,远山眉也是汉朝比较典型的眉妆。据说大才子司马相如当年和卓文君一见钟情,就是被她“眉色如望远山”给迷住的。2、魏晋魏晋时期玄学发展迅速,人们的审美意识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哲学高度。各式标新立异的妆容由此孕育,唇妆样式演变成扇形。除了红色的朱唇外,南北朝时还兴起了一种以乌膏染出的“嘿唇”。那个时代的男人比女人更爱美。由于当时政治混乱,文人怯于宦海沉浮,只得沉迷玄学以达到自我超脱。比如大名鼎鼎的竹林七贤、魏时曹姓族人都是敷粉爱好者。《魏略》里记载了曹植敷粉的事,而他们家的乘龙快婿何晏也在曹家人的同化下,慢慢变成了“敷粉何郎”。以下揭秘古代女人怎么勾搭男人的:3、唐大明宫里太平公主摘下面具后的回眸一笑,让很多人记住了这是一个繁华的年代,更是一个美丽的年代。除了华服,敷铅粉、抹胭脂、画黛眉、贴花钿、点面靥、描斜红、涂唇脂,一个唐代女子出门前足足要完成七个步骤的妆扮。在复原传统服装的同时,杜峻也在研究古代女性的妆容。在她看来,时代的潮流与国运兴衰尽在一个女子的梳妆台前。一点点赘肉别紧张,杨贵妃照样迷死唐明皇。这不是一句笑话。杜峻和她的朋友按照《新唐书》解密过杨贵妃的真容:头发乌黑,戴高耸假发,鬓发处戴金色小钗;画柳叶眉,桃花妆,通常会在卧蚕处涂上薄薄一层脂粉;肤色白皙丰腴,天生指甲通红;喜欢穿黄裙。当时的唇妆种类也异常丰富,仅晚唐三十多年时间里,唇式就出现了17种之多,圆形、心形、鞍形。而最风靡的要数樱桃形和花朵形。历史上最为出名的“樱桃小口”是白居易家蓄养的家伎樊素,因此有“樱桃樊素口”之称。酒晕妆、桃花妆、飞霞妆、慵来妆,流行的妆容也融入了各种外来文化的特色。市面上还流行过一种“啼妆”,白居易的《时世妆》一诗就描写了这种奇特的妆容。“时世妆,时世妆,出自城中传四方。时世流行无远近,腮不施朱面无粉。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态,妆成尽似含悲啼。”按现在眼光来看,有点不大吃得消啊。4、宋无论清明上河图里的汴京有多么繁华,都掩盖不了宋代以后中国传统社会开始走下坡路的事实,对于女性审美标准也从华丽开放走向文弱清秀。那时女子的妆容以清新高雅为主,点唇样式比唐代少得多,檀色点唇成了主要流行的颜色。北宋秦观在《南歌子》中写道:“揉兰衫子杏黄裙,独倚玉栏,无语点檀唇。”檀唇说的就是这种唇脂的颜色。倒是贴花钿在宋代女性手上又发展出了新的爱好。除了用黑光纸剪成各种形状贴在脸上外,她们还将鱼鳃贴在脸上,并给予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鱼媚子。一些追求时髦的妇女还会将额前、眉间贴上小珍珠作妆饰。5、明明代很流行“桃花妆”和“酒晕妆”,前者更清淡。如果脸蛋上有雀斑,女子还会将鲥鱼的鱼鳞贴在脸上,遮住这些色斑。现在长江的鲥鱼都快灭绝了。那时的女子以细眉为美。浓眉大眼在当时会被看成村姑,惨遭嘲笑的。唐宫里曾流行的抹指甲到了明朝成为了全民运动。体香是女人的新追求,水银成为当时大明朝和欧洲妇女们争相抢购的商品。不过明朝妇女是用来去除体味的,而欧洲女人买来是拿来治疗梅毒的——6、清清代宫廷女子与民间女子装扮反差很大。清上层贵族女子穿旗袍、戴云肩、梳旗头。偏爱以橘色系为主非常艳丽的妆容。她们一般脸颊着色偏暗,眉妆则采用柳叶眉、水眉、平眉、斜飞眉等较素净的式样;民间女子特别是江南地区的,大多保留着明朝时期的打扮。不过点唇式样还是比较统一的。清朝妇女以艳红居多,并且涂抹部分非常小,上下唇各抹一小点。古代女人怎么勾搭男人的长发绾君心,幸勿相忘矣!自古以来,头发即与性情联系在一起,人们把男女间的第一次结合称为“结发”,祝词曰“白首偕老”。姑娘将发丝送给意中人时,她已然把自己的全部交托给了对方。古典戏曲中还有剪发作山盟、信誓且旦旦的描述,所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人类如此,鬼类如何?这是一个神问题,我们谁也没见过鬼,怎么知道鬼世界的事儿?不妨读读《聊斋志异》,同样可以发现,女鬼每当要去“勾引”自己所钟爱的书生时,都会风情万钟地装扮头发,千奇百怪的发型秀,令一个个书生意乱情迷。伊昔不梳头,梳头只为君。如《缢鬼》中范生晚饭后小睡时遇见吊死鬼:“忽一婢来,袱衣置椅上,又有镜奁揥箧,一一列案头,乃去。俄一少妇自房中出,发箧开奁,对镜栉掠;已而髻,已而簪,顾影徘徊甚久。前婢来,进匜沃盥。盥已捧帨,既,持沐汤去。妇解襆出裙帔,炫然新制,就着之。掩衿提领,结束周至——”女子的案头摆着镜子、梳妆盒(奁)、玉簪(揥)、小箱子(箧),女子打开箱子与梳妆盒,对着镜子梳头,先挽上发髻,再插上簪子,前后左右照照——臭美死了。这分明就是古代女子梳妆打扮的全过程。自己做的发型感觉良好,如是,吊死鬼成了秀发堆肩、鬓云乱洒的绝色佳人,范生毫无招架之力,便倒在石榴裙下。各式发型秀,叫君目灼灼。《聊斋》中花妖狐魅众多,她们的娇美动人绝少不了发式的衬托。有美丽端庄的狐女辛十四娘,“振袖倾鬟,亭亭拈带。望见生入,遍室张皇。”其出场时,“旋见红衣女子,望妪俯拜。妪曰:‘后为我家甥妇,勿得修婢子礼。’女子起,娉娉而立,红袖低垂。妪理其鬓发,捻其耳环,曰:‘十四娘近在闺中作么生?’女低应曰:‘闲来只挑绣。’回首见生,羞缩不安”。辛十四娘可能不爱梳头,是极自然的长发披肩。有妖媚动人的梦中女子:“珠鬟绛帔,搴帷而入,笑问——”(《凤阳士人》)“珠鬟”,大约是一种呈圆形的发型,或者是指满头的珠翠,反正是经过精心装扮了的,这是为对自己比较“狠”的女子。有容华绝代的洞庭公主:“秃袖戎装,年可十四五。鬟多敛雾,腰细惊风,玉蕊琼英,未足方喻。”(《西湖主》)。“敛雾”,如雨前青山之朦胧,足见秀发之温软,美极了!有慧眼识郎君的张家次女:“发亦寻长,云鬟委绿,倍增妩媚。”又是个长发女子。还有婀娜善舞的晚霞:“振袖倾鬟,作‘散花舞’;翩翩翔起,衿袖袜履间,皆出五色花朵,随风飏下,飘泊满庭”(《晚霞》)这些发型各异的美女形象,是何等的明艳照人。她们的女性之美,无不是通过被“俘虏”的男人之观察入微而展示给我们的。那位可爱的小婴宁二次看到书生王子服时,曾这样形容他的神态,对小姐“小语云:‘目灼灼,贼腔未改!”令人捧腹。婴宁自己也是一位善于用秀发增加美感的姑娘,小说写到:“俄闻墙内有女子长呼‘小荣’,其声娇细。方伫听间,一女郎由东而西,执杏花一朵,俯首自簪;举头见生,遂不复簪。含笑拈花而入”。先是摘下杏花想戴在头上,见来人,又害羞不复戴,她对秀发作为“性征”的认识何其敏感!故作垂髫状,何处不可怜。所谓“垂髫”,在古代是典型的孩童装扮,表示未嫁之身份,是处女。如果女子结了婚,头发会被挽起,曰“上鬟”。有一首流行歌曲唱到“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大致也是这个意思。结语:古代它不像是现代,思想还是很保守的,有些女人在结婚前可能都没有跟男人说过话,那么古代女人是怎么迷男人的呢?大家看了上述小编的介绍,对于古代女人怎么勾搭男人的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了吧!本文出自笑傲酱油看历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