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死后,托孤大臣​李严​在做什么?

刘备死后,托孤大臣​李严​在做什么?

刘备托孤,很多人第一反应会想到诸葛亮,其实,刘备托孤有两人,另外一个叫李严。李严(?—234年),后改名李平,字正方,荆州南阳郡(今河南省南阳市)人。他在刘表手下混了个秭归县令。曹操南下讨伐刘表、刘备的时候,他看到荆州危险,不是久留之地,于是拖家携口,带领部曲,投奔西蜀刘璋。部曲,读《三国志》、《华阳国志》等,经常会出现这个词,有必要啰嗦几句。部曲的含义大体有两种:私兵,就是私人武装;隋唐时期指介于奴婢与良人之间属于贱口的社会阶层。东汉时候的部曲,是豪族的私人武装。受朝廷征召出兵时候,才称为部曲(军队),平常不这么称呼。这些人包括宗亲、宾客、门生、故吏、佃客等,但大部分还是租种这些豪族土地的佃户。私人斗殴时叫家兵,应朝廷作战时是部曲,平时则是佃客(农民),即且耕且战的武装耕作者。因为存在一定的血缘关系或者小圈子朋友关系,不要小觑这些团体的作战能力。三国时候,有人率领宗亲、部曲来投靠,一般都很欢迎,因为可以快速增长实力。在战乱年代,特别是冷兵器的战乱年代,人口可是战略资源。所以,刘璋对李严很重视,给了他一个县治理——成都县县令。成都是刘璋的官邸之所在,不仅仅是大县,而且也是蜀地最繁华最富庶的地方。好日子没过多久,刘备入蜀,不就便与刘璋反目。(宜宾丞相祠,李严雕塑,站在诸葛亮右手边第四位)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刘璋在危难时刻提拔他为护军,总领益州兵马,相当于刘璋的部队总司令,拒刘备于绵竹。按理,李严应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这人见刘璋大势已去,便率众投降。总司令官投降,可以想象对刘璋的其他军队是多大的打击。刘备一定深知李严的为人,仅仅任用他为裨将。裨将就是副将,人家可是堂堂一个总司令官啊。刘备拿下成都后,才提拔他为犍为太守、兴业将军。犍为那地方,在当时可是鸟不拉屎的地儿,不过有铁矿;兴业将军是个不入流的杂号将军,“兴业”二字,对于赵云、关羽等是十足的褒义,可放在李严身上,味道就变了。不过,李严也不是吃醋的,他为刘备的蜀汉政权建立了不朽功勋。(白帝城)建安二十三年(公元218年),蜀中豪族大户马秦、高胜等在郪县(今四川省三台县)叛乱,从郪县打到资中县,一路势如破竹,叛乱人数达到五万多人。马秦、高胜率部向成都攻击,成都震动,很多豪强地主、达官商贾都打算举家逃难避祸。这时候刘备正在汉中与曹操大军交战,根本无法抽兵平息叛乱。估计刘备得到这个消息,冷汗直流,在成都主持工作的诸葛亮怕也是手慌脚乱。李严出场了。他率犍为郡兵士卒,加上自己的部曲,共五千人,直奔资中。五千对五万,可李严率领他的军队冲锋陷阵,不仅击败叛军,还斩马秦、高胜首级。可以说,如果没有李严,刘备不可能称“汉中王”,更不可能登基,延续已经没落的大汉王朝。但是,这么大的功劳,刘备仅仅只是加封他为辅汉将军,这个将军也只是个虚名,而且还是个不入流的杂号将军。而刘备登基之时,几乎所有人都加官进爵,唯独他李严还是原地不动,很多幕僚、属下都为之愤愤不平,一些在孙权手下的朋友还捎书带信来,劝说他弃刘投孙。李严不愧是李严,他泰然处之,把犍为郡治理得风生水起,凿通天社山,修筑沿江大道(有点类似现在各个城市的滨江大道),大兴土木,把郡城整修一新,以致“吏民悦之”,“观楼壮丽,为一州胜宇”,成为历任犍为太守中最杰出的一位。看来,改建是最容易出政绩的,李严一生,两次大的政绩都是搞城市建设,还有一次是筑江州大城(就是重庆)。运气终于来了。刘备在白帝城养病,尚书令、太子家令刘巴去白帝城觐见刘备,不幸病逝于白帝。刘备并没有召见诸葛亮,而是马上召辅汉将军、犍为太守李严去了永安宫,破格提拔为尚书令(为尚书台首长,是直接对皇帝负责、掌管一切政令的首脑。东汉光武帝刘秀时为削弱三公的权利,提高了尚书台的地位,相当于宰相),从第五品直接提拔到第三品。从地方大员,一下子跃居朝廷领导人。刘备东征之前,庞统、法正、关羽、张飞、黄忠就已然先后亡故。东征失败,荆州出身的将军张南、冯习战死,荆州名士马良(马谡的哥哥)遇害,刘璋时期益州主簿黄权被迫投降魏国。在章武二年(公元222年)冬,声望和资历甚高的司徒许靖、尚书令刘巴,以及骠骑将军凉州牧马超和刘备的小舅子、安汉将军糜竺也都死了。(梓潼县长卿山,李严被贬后就住在这一带)丞相诸葛亮呢,从跟随刘备到现在,还没有主持过军务,更没有打过一仗,太子幼小,刘备决计不可能把政务、军务托付给一个人,何况这个人还没有一点军务经验呢?刘备死前颁布诏令:李严加封为中都护,执掌兵权,统内外军事。刘备的意思很明确,诸葛亮主内政,李严主军务。用现在的话说,李严就是“三军统帅”,或者说是总司令。不过,李严没有机会主军务。公元223年5月初,时年17岁的太子刘禅即位,改章武为建兴,大赦天下,封赏众臣。加封诸葛亮为武乡侯,开府,总统国事;加封李严为都乡侯,假节,加光禄勋,统内外军事,拜为永安都督,留镇永安。(据说,这是李严在梓潼的故居)不能回成都开府,注定无法履行职责。何况,驻守永安边防军中还有一支劲旅——陈到所统领的“白眊兵”,这支军队可是刘备的近卫军,是蜀汉最精锐部队。名义上,陈到由李严节制,但刘禅知道,诸葛亮知道,李严也知道,陈到只会听从刘禅的或者诸葛亮的命令。其实,刘备这个安排在当时是有道理的,夷陵之战后,曹魏和东吴结成联盟,蜀汉四面楚歌,派重兵防守永安是有必要的。但是,他不曾料想到,曹魏和东吴的联盟很短暂,根本无须这个总司令官驻守边防。他更没有料想到,李严不可能回到成都履行他的职责了。李严心里很清楚,他这个蜀汉领导人,只不过是个戍边大将而已。他,不可能有大的作为了。后来呢?建兴九年(231年),诸葛亮第四次北伐,出兵祁山,六月,因军粮不济被迫撤退。军粮是李严负责的,李严被问罪,废为平民,发配梓潼郡。(长卿山)《三国志》里记载,大意是:遇上了阴雨连绵的天气,粮草运输供应不上,李严怕因此而获罪,先是让人打出后主的牌子,让诸葛亮退军;当诸葛亮退军后,李严一边说军粮充足,为什么要退军,一边向后主报告说是退军诱敌。诸葛亮拿出李严的系列证据,李严只得认罪。不过,上面李严的言行自相矛盾和逻辑混乱的言行,跟小孩儿骗家长一般,用脚思考都能看出其中的破绽。李严是何等人?一个极富政治经验和军事能力的人,他居然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整个事件的说法是不能让人信服的,至少陈寿老先生不能说服我。不过,我们反过来推测,反倒显得陈寿高明。我们先来看看诸葛亮弹劾李严的折子:(长卿山)“自先帝崩后,平所在治家,尚为小惠,安身求名,无忧国之事。臣当北出,欲得平兵以镇汉中,平穷难纵横,无有来意,而求以五郡为巴州剌史。去年臣欲西征,欲令平主督汉中,平说司马懿等开府辟召。臣知平鄙情,欲因行之际逼臣取利也,是以表平子丰督主江州,隆崇其遇,以取一时之务。平至之日,都委诸事,群臣上下皆怪臣待平之厚也。正以大事未定,汉室倾危,代平之短,莫若褒之。然谓平情在于荣利而已,不意平心颠倒乃尔。若事稽留,将致祸败,是臣不敏,言多增咎。”就是这个折子,“乃废平为民,徒梓潼郡。”(《三国志》)平,就是李严,那时候他改名了,叫李平。这个折子很有意思,罗列了李严的罪状,大体是:(1)以权谋私,只图享乐,不为国分忧。(2)需要他为国家出力时,他讲条件:一是自己要开府,二是要求给自己和他的儿子升官。只字未提粮草问题。也许,陈寿意识到一个问题:诸葛亮第二次、第三次北伐,不都是因为粮草问题而无功而返吗?也没见处理什么人。(白帝城,诸葛亮雕像)怎么办,那就留下一点悬疑吧。不管怎么样,我个人认为,李严有点冤枉。不过,诸葛亮对李严还是比较宽厚的,他给在梓潼养老李严去过一封信,信中说:“今虽解任,形业失故,奴婢宾客百数十人,君以中郎参军居府,方之气类,犹为上家。若都护思负一意,君与公琰推心从事者,否可复通,逝可复还也。详思斯戒,明吾用心,临书长叹,涕泣而已。”诸葛亮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是说你尽管被废为平民,但享受的还是领导人待遇,“奴婢宾客百数十人”;二是给了他复出的希望。然而,李严没有等到复出的那一天。“十二年,平闻亮卒,发病死。”(《三国志》)(梓潼七曲山)最后再说两点:其一,李严这人口碑不太好,在当成都县令不久,蜀地官员中就流行一句话:“难可狎,李鳞甲。”相当于俚语,大意是说李严这个人贪得无厌,好营私舞弊,却很狡猾,别人很难抓住他的把柄,也很不好接近。其二,他征讨马秦高胜,击败对方五万人。没有史料表明他把这五万人全部杀了,就当时形势来看,人口作为战略资源,也不可能全杀。蜀地土地多得是,养活这些人不成问题。就算对方被杀一半,还有大约2万人,估计都成了他的附民。这些人平常耕种,倒也没什么,可一遇到事情,拿起武器就是军士,2万军士啊!当然,第二点仅仅是我的猜度,不可当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