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反腐趣闻:官员为何多次主动公布收入

古代反腐趣闻:官员为何多次主动公布收入

来源笑傲酱油历史网lishiqw.com近期,泰州市住建局一位官员在任前公示中公开价值逾2000万元房产,引发舆论热议。近些年来,官员对财产公示一直“犹抱琵琶半遮面”,羞羞答答。但因公示财产是反腐的重要手段,公众一直颇为关注。其实,1200多年前的唐代诗人白居易,身为官员的他就主动进行了财产公示。白居易是一位清正廉洁的官员,同时他也是中国历史上不多见的通过自己的诗歌向社会公布个人收入与财产的古代官吏。刚入仕途时,白居易担任政府机关校书郎,是个抄抄写写的文秘,他在诗中说:“幸逢太平代,天子好文儒,小才难大用,典校在秘书。俸钱万六千,月给亦有途,遂使少年心,日日常晏如。”不久,因表现不错,他升为左拾遗,工资涨上去了,作诗:“月惭谏纸二千张,岁愧俸钱三十万。”三十六岁到陕西周至县做县尉时,在《观刈麦》诗中写道:“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的中国西南老山飘散着一股鲜血的味道,解放军战士为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和边境人民的安宁在云南和越南人进行了近十年的战事。其中不乏各种英雄事迹,一张战士战死前死死抓住国旗插在高地的照片感动了无数国人。大部分的战士虽然没有成为英雄式的人物和典型,但是就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祖国的尊严。战争是残酷的,残酷到身边的每一个细节都和死亡息息相关,本期说的就是在老山轮战时战士们胸前带着的那枚“光荣弹”。还记得很多年前,我不经意间在一本泛黄的老书里看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个战士晒得黝黑的胸口上带着一枚油亮油亮的手榴弹,图片下面的文字说这就是光荣弹。到苏州任刺史后财产收入又增加了许多:“十万户州尤觉贵,二千石禄敢言贫。”随后,白居易被调回京城,为宾客分司,工资已是他刚入仕时的数倍:“俸钱八九万,给受无虚月。”最后,为太子少傅时,工资最高,而且工作还相当清闲自在:“阴俸百千官二品,朝廷雇我做闲人。”一直到了晚年,退居林下,回到洛阳履道里的大宅子里颐养天年,领到百分之五十的养老金:“寿及七十五,俸占五十千。”白居易用这样的方式,不让别人有行贿的机会,也没给自己留下受贿的空间。白居易堪称是古代官员财产公示的典范!诚然,财产公示在国外也有先例。早在1766年,瑞典公民就有权查看从一般官员直到首相的纳税清单,这个制度一直延续下来,成为极具约束力的反腐机制,被称为“阳光法案”。阳光是腐败的天敌,公开是腐败的克星。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会使得官员的财产暴露在阳光下,更容易受到公众的监督。单单用“美食家”来形容苏东坡,那还是小看了他。孟子说:“君子远庖厨。”意思是美食家都要去吃别人做的,自己做,不成。而好吃的人则不同,会吃但是不会做,或者不愿意做,那不是标准的好吃,要说起诗人里的“好吃佬”,那非苏东坡莫属了。现在很多人都自诩为“吃货”,我们这种“吃货”在苏先生眼中恐怕还不够格哩,他热爱美食,也热爱厨房,属于“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写得文章”新三好男人。他不仅能吃、会吃,还会变着法子创造着吃,现在江南的几道特色菜,那可都和苏先生有关。先来说东坡肉,四月下江南,这道菜可是必点的。江浙菜清淡,不似湘菜辛辣,东坡肉汁多肉嫩、肥而不腻,入口则带有淡淡的甜味。色好味美,嘴上老说要减肥的我,遇见东坡肉也禁不住多伸了几筷子。关于东坡肉来源,有很多传说,但这些传说,绕不开的就是苏东坡。苏东坡的高超之处在于,他不仅吃,而且可以把吃变成一门艺术。古往今来,爱吃肉的文人骚客数不胜数,只是不会将吃体现在文学作品当中,就连诗仙李白,也只写过“玉盘珍馐直万钱”这类羞赧的句子。而大名鼎鼎的苏大学士偏偏爱剑走偏锋,他的作品里,涉及吃的可不少,有委婉的“正是河豚欲上时”,有直白的“日啖荔枝三百颗”,更有直接教你做菜的。“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这首名为《猪肉颂》的打油诗现在看起来有点雷人,文采和《赤壁赋》相去甚远,但是完全可以在菜谱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晚年苏东坡被贬至儋州,就是现在的海南,别看现在是富庶之地,当年可是一片荒芜。海南当时不产大米,要靠外地运来。“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饱萧条半月无。明日东家当祭灶,只鸡斗酒定膰吾。”即使是不逢年节,吃不上米,苏东坡也欣然于“过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糁羹,色香味皆奇绝。天上酥酏则不可知,人间决无此味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仿佛永远不会出现在苏东坡的身上,不过,这羹是不是真的好吃就不太清楚了,大居士有时也喜欢夸张。据说,东坡去世之后,经常有人向他儿子讨“蜜酒”的秘方。苏过回应说,家父就制作过一两次酒,蜜柑酒的味道就像土酥酒,根本不是什么好酒。朋友们喝了苏东坡在黄州所酿的“蜜酒”,常常闹腹泻。不过,苏东坡自己也敢尝啊,作为一名贪吃的人,没有胆量尝试新东西可是不合格的。儋州海滨,蚝(牡蛎)甚多,肉味鲜美,东坡食后,诙谐地著文:“每戒过子慎勿说,恐北方君子闻之,争欲为东坡所为,求谪海南,分我此美也。”不仅自己敢于尝试海鲜,还要告诉你们太好吃了,谁都别和我抢。海鲜对于苏先生来说战斗力是远远不够的,“土人顿顿食薯芋,荐以薰鼠烧蝙蝠;初闻蜜唧尝呕吐,稍近蛤蟆缘习俗。”这短短四句话,我已感觉文坛上那个诗人形象突变,老鼠、蝙蝠、蛤蟆他可能都尝过,简直是“文坛李时珍”!苏东坡仕途不得意却始终豁达自如,这与“吃”不无关系,若是放在现代,《舌尖上的中国》制片人非他莫属,毕竟他是一个丢到沙漠也能写出食谱的男人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