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咏怀诗》,看竹林七贤之一​阮籍​的壮志未酬与隐逸超脱

一首《咏怀诗》,看竹林七贤之一​阮籍​的壮志未酬与隐逸超脱

风度翩翩,神采奕奕的竹林七贤,指的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经常聚集在当时的山阳县(今河南辉县、修武一带)青翠欲滴的竹林之下,开怀畅饮,大谈玄学,放达不羁,不拘礼数,想象天马行空,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他们释放着自己的天性,以老庄之学开拓自己的心胸,丰富自己的认知,清新脱俗,不与追名逐利的凡人俗子为伍。其中“青眼聊因美酒横”的阮籍更是他们的代表,正始时期的他也是尊崇儒家学说为正道的,无奈于当时的乱世,波云诡谲的时事以及无常变幻的命运使他深感失望,所以他开始热衷于老庄之学,蔑视封建礼法,逐渐萌生隐逸思想的他渐渐产生了很多的不满与愤懑,所以他把很多的愤慨之语写进了著名的八十二首《咏怀诗》。林中有奇鸟,自言是凤凰。清朝饮醴泉,日夕栖山冈。高鸣彻九州,延颈望八荒。适逢商风起,羽翼自摧藏。一去昆仑西,何时复回翔。但恨处非位,怆悢使心伤。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驱车出门去,意欲远征行。征行安所如,背弃夸与名。——三国阮籍 《咏怀诗》这里阮籍运用托物言志的手法,以超脱凡世,不食人间烟火的奇鸟凤凰来自况,表达了他想要保持高洁的傲岸独立,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保持自身的纯正本性,不受世俗功利的污染。尽管凤凰志向远大,想要比肩日月,寻求一种高尚的美,无奈于天公不作美,上天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只能空怀一腔热血,独自悲鸣。其实这里精妙的象征手法是在表现阮籍自己的抑郁苦闷和无奈空虚,表现他自己的报国无门与壮志难酬,所以他被后人称为“正始之音”的代表,可谓是实至名归,名副其实。这篇旷世绝作中“凤凰””醴泉”等意象都带有阮籍本身的性格特点,可以说阮籍就是这只凤凰,同时这是一只拥有旷世奇才,可惜无人赏识的奇鸟,所以王勃有言“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原来他常常驾着车驾不问方向地行驶,直到没有路走,才痛哭流涕地回来,这一哭,哭的不仅仅是日暮途穷,更是对他自己的困顿的人生境遇的真实的感情流露,毫不掩饰,颇有率真之气。朝阳不再盛,白日忽西幽。去此若俯仰,如何似九秋。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齐景升丘山,涕泗纷交流。孔圣临长川,惜逝忽若浮。去者余不及,来者吾不留。愿登太华山,上与松子游。渔父知世患,乘流泛轻舟。一日复一夕,一夕复一朝。颜色改平常,精神自损消。胸中怀汤火,变化故相招。万事无穷极,知谋苦不饶。人生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短暂的人生需要有不断的期望去架构,而阮籍也是在不断的期望甚至是幻想,可惜终成泡沫,徒生满心的悲凉孤凄。人生苦短,空年何长?曹孟德有言,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更何况当时险恶的政治环境下,统治黑暗,多少想要壮志救国的热血青年都被埋没,遭弃置。相互倾轧的曹魏政权与司马氏,各个野心勃勃,哪管苍生黎明,哪管壮志青年,在他们眼中权力至上,利欲熏心的丑恶本性越发暴露,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阮籍的政治理想也随之烟消云散,荡然无存了,这是一种使人无能无力的无奈与令人痛心疾首的遗。逝者如斯,往事不可追,来者犹可期,可是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阮籍毅然选择了归隐田园,醉心山水,与天地融为一体,让满腹的才华得以倾泻,不至于被抛弃到荒野之地。壮志未酬的阮籍选择了隐居山水田园,这在那个战火纷飞的乱世不得不说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因此我们才能看到竹林七贤的俊逸脱俗,清高超拔的身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