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体横陈:史上最早打造女体宴的风流荡妇

玉体横陈:史上最早打造女体宴的风流荡妇

女体宴好像是现代才出现的事情,但查阅一下史料,便可发现早在一千四百年前的南北朝时期就已经有人发明了女体宴。发明者是北齐的后主高纬,打造女体宴的女人便是高纬的宠姬、一代风流荡妇冯小怜。与现代女体宴不同的是,这场女体盛宴不能吃,只能看,但前来消费必需要千金买票。后人有诗曰:“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冯小怜,据《隋书》记载,北齐后主有宠姬冯小怜,慧而有色,能弹琵琶,尤工歌儛。后主惑之,拜为淑妃。选彩女数千,为之羽从,一女之饰,动费千金。帝从禽于三堆,而周师大至,边吏告急,相望于道。帝欲班师,小怜意不已,更请合围。帝从之。由是迟留,而晋州遂陷。后与周师相遇于晋州之下,坐小怜而失机者数矣,因而国灭。齐之士庶,至今咎之。北齐因为冯小怜而覆灭,则纯是帝王的私欲和荒唐无行。北齐高氏,这一大家子帝王大概都有着遗传的精神病,加之拥有可以为所欲为的生杀予夺大权,一生烧、杀、淫、掠、悖逆、乱伦,举止行径大体跟禽兽没什么区别。而北齐后主高纬更是集高家劣根性之大成,自号“无愁天子”,很有行为艺术家的气质。高纬看上了皇后的侍女冯小怜。史载冯小怜慧黠,能弹琵琶,善歌能舞,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她的美丽与才华,足让变态的后主心醉神驰,爱不释手,常祈愿生死一处。就连与大臣们议事的时候,高纬也常常让冯小怜依偎在自己怀里或把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使大臣常常羞得满脸通红,无功而返。“独乐不如众乐乐”,北齐后主高纬认为像冯小怜这样的美人,只有他一个人来独享,未免暴殄天物,如能让天下的男人都能欣赏到她的天生丽质岂不是大大的美事。于是,他让小怜玉体横陈在隆基堂上,以千金一观的票价,让有钱的男人都来一览秀色。开国领袖们也有很多有意思的小嗜好,抽烟、喝酒、品茶、吃辣,各有各的特点。就拿喝茶这么件小事来说,不同首长的喝茶的方法还不同,有些让人看了哭笑不得。爱喝茶叶的有毛主席、高岗、彭德怀,三位领导在中南海开会,一般茶叶要比别人多放,不止多放这么简单、毛主席、彭老总还都有一个喝茶的特殊癖好——野心勃勃的邻国北周如何能放过这种机会,大举向北齐进攻了。年方二十岁的高纬,亲自从北方两百公里外的晋阳南下救援了;当然,带着冯小怜。“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冯小怜在军中干了五件事,这五件事的威力估计相当于给敌军增援二十万人。“坐小怜而失机者数矣”就指这五件事。第一件事:敌军北周军队猛攻晋州,高纬正在附近的三堆打猎,闻讯就想率大军驰援。冯小怜玩兴正浓,请高纬“更杀一围”。等到这一圈游猎结束,晋州已破。第二件事:冯小怜认为战争和狩猎一样好玩,于是怂恿高纬亲自带兵反攻平阳,高纬果然听从。齐大军至平阳城,将士人马乘胜欲入之际,高纬忽然传旨要暂停,请冯小怜观战。冯小怜却对镜顾影自怜,磨磨蹭蹭,等她到来时周军已经修好塌垮的城墙,功亏一匮。第三件事:眼看高纬即将下达总攻命令,平阳即将重返北齐怀抱了,冯小怜却认为天色已晚,使她无法看到攻城之战的盛大场面,要求明日再战。第二天北风怒吼,冯小怜又要求暂停攻城。结果等到雪霁天晴,北周武帝已亲率大军赶到,两军连日血战,齐军大败。北周占领平阳后,北齐高纬居然说:“只要冯小怜无恙,战败又有何妨!”第四件事:冯小怜看到木架搭成的天桥垮了下来,认为是不祥之兆,胆颤心惊,一再要求后主放弃晋阳返回邺城。高纬言听计从,北周轻而易举地夺得北齐重镇晋阳。第五件事:两军相交,齐军并不弱,奋勇冲杀。冯小怜忽然害怕起来,大叫“军队败了!”高纬于是带着冯小怜奔逃而去。齐师大溃,被杀万余人。其间高纬忽发奇想,让太监化妆回晋阳取皇后衣饰,封冯小怜为左皇后,在逃跑途中让小怜穿上皇后礼服,反复观瞧欣赏后才接着奔逃而去。两军交战,大敌当前,战略战术居然处处听命和尊从于一个十多岁小少妇漫不经心的嗔笑,如果这样都不亡国,天理何在?她们只懂得讨好男人,又愚蠢,又幼稚,喜欢越俎代苞,而且还毫无责任感。这样的女人非常多,但只有冯小怜遇到了白痴皇帝,恰好站在时局的最前端。就变成了历史在残忍地撒娇。北齐灭亡了。高纬一行人被掳至长安,仍不忘向周武帝乞求把冯小怜还给他。冯小怜后来被赐给宇文达,宇文达被杀后,又被赐予李询,专事舂米、劈柴、烧饭、洗衣,冯小怜受不了苦,只好自杀。这是一个女人在男权时代应得的宿命。本文出自历史lishiqw.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