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杨广有哪些功绩?杨广为什么总是被黑?

隋炀帝杨广有哪些功绩?杨广为什么总是被黑?

杨广和他父亲杨坚在历史上的评价一直都处于两极分化,杨广彻头彻尾的昏君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虽然隋朝的灭亡与杨广分不开关系,但杨广在位时难道就没有一点功绩么?其实杨过刚上位时,也推出了很多良政,只是后来频繁发动战争,加上滥用民力,导致民间百姓的怨气逐渐变大。所以到了后代,民间对于杨广的印象越来越差,导致和杨广有关的野史也都是黑他的。不过隋朝的灭亡也不只是杨广一个人的责任,这点还是要说清楚的。“他是一个聪明、热情、热爱生活的人,更是一个事业心极强的男人。如果在大业五年‘及时’去世,隋炀帝就会成为中国历史上功业最显赫的帝王之一。导致他身败名裂的主要原因,成为‘子孙万代莫能窥’的千古一帝的雄心催促他把帝国的航船开得太快,连同一切都被巨涛吞噬,激荡起巨大的争议甚至是无限的脏水都浸湿了他的历史标签,洗刷不去。”大业初长成,青年杨广口碑最好,形象风度俱佳。即位没几个月,杨广灭陈时的俘虏亡国之君陈叔宝去世。按照惯例,应该由现任皇帝确定谥号,作为其一生功过定调。杨广看来,亡国之君不仅可怜,尤为可恨,都是荒淫放纵,毫不作为而导致的自取灭亡。带着嗤之以鼻的轻蔑,杨广在《逸周书?谥法解》终于找出可以准确表达他对陈叔宝的谥号评价:炀。《谥法》说:“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这是所有谥号中最恶劣的一个,杨广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亡国之君的惩戒。只不过他没想到,身后也被加了这么一个谥号。“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他将《易经》最崇高的词汇用做自己的年号,表明了他有信心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业。登基这年,杨广刚好三十五岁,“上美姿仪,少敏慧。”《隋书》可知作为鲜卑贵族混血的他长相非常俊雅,风度翩翩。从小他就表现出与纨绔贵族子弟不同的一面,举止端庄稳重,少年老成,“深沉严重”。杨广与他的哥哥们相比,多了一份懂事和孝心。他的哥哥杨勇做事缺乏心机,行事放纵,老三性格软弱,奢侈无度;老四性情暴烈,甚至“生刨死囚,取胆为乐。”《北史》而杨广非常愿意听从训诫,衣着朴素外,成亲后与其夫人萧氏感情融洽专一,这一点就让其母独孤皇后非常欣慰。从年轻时,杨广就非常注意人际关系的协调,他对“大臣用事者,皆倾心与交”,“敬接朝士,礼极卑屈,由是声名籍甚,冠于诸王。”《隋书》二十岁那年,杨广被任命为指挥五十多万军队平南陈的最高指挥官,这场顺势而为的战争让杨广收获了巨大的成就感,看着气势如虹的人马摧枯拉朽,让他体会到了战争才是考验雄性人格的唯一标准。在胜利后,他“封存府库,金银资材一无所取。”“秋毫无所犯,称为清白”,“天下皆称广以为贤”《炀帝纪》在家中,杨广与其夫人更是礼让谦和,不管什么地位的人,凡是来他府邸的,杨广与萧妃必然迎送在门口:“为设美馔,申以厚礼,婢仆往来者,无不称其仁孝。”开皇二十年,隋文帝下决心废除太子杨勇,选立杨广作为帝国太子,老皇帝杨坚以相当的仪式向天下正式表明他将帝国托付这个年轻人的决心。命运仿佛对杨广太慷慨了,在三年的东宫之位后,64岁的隋文帝走向了人生的最后岁月。在杨坚病重期间,几乎后来的所有野史无不瞬间将一个读书出身的杨广变成了如同撕下面具的恶魔。他迫不及待地强暴了隋文帝的妃子,也就是他的后妈,然后又挥刀杀死他的父亲,由此连串完成了历史上最为罕见的“谋兄”、“淫母”、“弑父”、“幽弟”,几乎将人性所能残忍极致的事情都用在了他的身上,实际是,杨坚弥留之际,把他叫到床前,抚摸着他的后颈看着他不说话,这样的时候又怎能发生“弑父”?并在细节上不断描画杨广如何“道德沦丧”,如何“卑鄙无比”,甚至连他母亲独孤病逝后,杨广表面伤心欲绝,背后却叫人偷偷摸摸地把鱼放在竹筒里《资治通鉴》一个从小生长在锦衣玉食的贵族子弟,为何突然偏偏馋起大鱼大肉?此后杨广成了“正史“、”野史“不约而同的全方位攻击,由此成了历史上最大的“坏人”。相反此后不久的李世民真正做了类似传说的两件事情“谋兄、幽弟”,为何历史评价却避而不谈?杨广在史书上的形象如同小说一般,从伪善露出獠牙,再被所有人打倒,也解释了这样的“坏人”怎么可能有不亡的道理!杨广是中国历史上被攻击最黑、最严重的一位,其程度甚至是历史上几位暴君的总和,,这些记载,也成了考验后人判断真伪能力的难题,遗憾的是,数千年来,未能有多少人逾越过来。鞭扑天下的雄心大志,一个在帝国上涂鸦的理想者他自我规划历史定位要超越秦始皇、汉武帝,无论武功还是综合排名,都要进入这个排行榜的前列。他相信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一定能够“奄吞周汉”,成为一个“兼三才而建极,一六合而为家”的泱泱帝国,实现“日月所照,风雨所沾,孰非我臣”式的“日不落帝国”,成为“子孙万代莫能窥”的千古一帝,在史书上昂扬地记录着赫赫的光辉形象。大业三年(607年),春寒陡峭,大风飞扬。他从长安出发,经过雁门、马邑,一路车轮滚滚,浩荡无边。三个月后来到内蒙古准格尔附近,启民可汗先后排他的儿子在途中迎接杨广。杨广将自己所带行军“结为方阵,四面外拒,六宫及百官家口并驻其间。”以显示他北巡的帝王气魄,用强大阵容震慑启民可汗等部落首领。这年八月,杨广率领“甲士五十余万,马十万匹”经过大同顺着内蒙古,径往漠北。浩荡的队伍,壮观而又威武。以至“戎狄见之,莫不惊骇”。两年后,杨广以“西巡河右”为名,开启了对吐谷浑的军事准备,即使在路上,他也没有一天停止政务处理,这个精力充沛得令人惊讶的皇帝在长时间登高涉远之后,每天还要看奏折到深夜。在巡视期间,他不断关注各项重大工程进展情况,发布一道道重大命令,杨广对他的大业一直充满着无限激情,他对如此的高强度繁忙乐此不疲,在历代帝王勤政榜上应该排在前列。秦始皇喜欢巡视,他就要更大范围进行巡视,秦始皇统一六国,他就要在秦始皇未曾达到的地方进行统治。在攻夺许多城池后,并未进行有效统治,只不过杨广占领更多是一种军事深入,“一个政权的军队不深入到对方领土是常有的事情,但只要没有实行有效的占领和统治,就不能认为这些地区已经纳入了征服者的领土”。《统一与分裂》大业元年(605年)杨广不断抛出一系列重大工程诏令,这些命令都急于星火,大隋帝国构架喷涌而出。他经常冒出奇思异想,对帝国之外的各种传说都非常感兴趣,甚至命人制造出机器人,能模仿群臣的样子“施机关,能起坐拜伏。”《袁刚隋炀帝传》“如此作为,纵是为传统作史者视为荒诞不经,今日我们却从此可以揣测他富有想象力,也愿意试验,并且能够在各种琐事间表现其个人风趣。《黄仁宇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杨广迷恋形式,他甚至调动了当时人类在当时最大限度地极限,从而在这个帝国上留下最壮阔的痕迹。当杨广将帝国作为一件艺术品勾画时,连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在连续受到打击之后“没夜眠,恒惊悸,云有贼,令数妇摇抚,乃得眠。”《资治通鉴》这个完美主义的“东方亚历山大”,曾肢解突厥,铺建东都,复长城,立科举的男人越来越脆弱。这时候他仿佛完全是一位脆弱敏感的诗人,经常为各地的汹涌起义而借酒浇愁。“徒有归飞心,无复因风力。”在他生命的最后,经常出现这样的词句,将文人的脆弱表达得凄凉无边“求归不得去,真成遭个春。鸟声争劝酒,梅花笑杀人。”《隋书》在酒后,他还会怜惜自家的才华和风度,甚至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说:“好头颈,谁当斫之!”在他的身后,被冠以各种离奇的骂名,然而当历史的仇恨情绪散尽,当大运河的水浮荡着南北的货船,当长城依旧成为屏障时,一些有见识的文人开始反思对隋炀帝的评价。唐代诗人皮日休,在隋炀帝被骂最惨时刻,为杨广写了一首超越同时代局限的诗歌“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这个长相优美,才华横溢的杨广,背负着巨大的争议走进了历史,而他生前留下的所有大业遗产正发挥着重要作用,血色的夕阳照在大运河上,流淌着与杨广不尽的传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