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 虎符 虎节:中国古代军中“虎”

虎贲 虎符 虎节:中国古代军中“虎”

本文出自笑傲酱油看历史中国古代,将虎视为“山兽之君”,也就是兽王。又因它凶猛,故被视为武勇的象征,常以之称誉军中勇猛善战的将士。三国时期,曹军中名将许褚,被称为“虎痴”,而被马超称为“虎侯”。据《三国志?魏书?许褚传》,曹操率军攻打韩遂、马超时,曾与遂、超等单马会语,“左右皆不得从,唯将褚。超负其力,阴欲前突太祖,素闻褚勇,疑从骑是褚。乃问太祖曰:‘公有虎侯者安在?’太祖顾指褚,褚嗔目盼之,超不敢动,乃各罢”。原本“军中以褚力如虎而痴,故号曰虎痴;是以超问虎侯,至今天下称焉,皆谓其姓名也”。同时许褚所从侠者,来曹军后,亦“皆以为虎士”。这些许褚帐下的虎士均英勇善战,“其后以功为将军封侯者数十人,都尉、校尉百余人,皆剑客也”。追溯历史,以虎之威猛而名军中精锐,至迟在商周之际。《史记?周本纪》记武王伐纣,至于盟津,所率军队有“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集解”引孔安国曰:“虎贲,勇士称也。若虎贲兽,言其猛也。”对虎贲的取名,还有另一种解释,见《后汉书?百官志》注:“虎贲旧作‘虎奔’,言如虎之奔也,王莽以古有勇士孟贲,故名焉。”据《周礼?夏官?司马》有虎贲氏“掌先后王而趋以卒伍。军旅会同,亦如之,舍则守王闲。王在国,则守王宫。国有大故,则守王门。大丧,亦如之。及葬,从遣车而哭”。表明虎贲当时是宿卫王左右的部队。直到汉代,军中仍有虎贲名号,设虎贲中郎将。据《后汉书?百官志》:“虎贲中郎将,比二千石。本注曰:主虎贲宿卫。”注:“《前书》武帝置期门,平帝更名虎贲。蔡质《汉仪》曰:‘主虎贲千五百人,无常员,多至千人。戴鹖冠,次右将府。’”西晋时仍依汉制,光禄勋下统武贲中郎将。在中朝大驾卤簿中,虎贲中郎将在御史中丞之后,九游车之前,骑乘,行中道,见《晋书》的《职官志》和《舆服志》。余杭反山良渚文化墓地出土神人骑虎图青玉钺在中国古代,除以猛虎称誉军中勇猛的将士,或以虎作军旅名称外,还常将与军旅有关的事物器用以虎为名,例如将武将的营幕称为“虎帐”、“虎幄”,发兵符节称为“虎符”、“虎节”,遮护营垒的障碍物称“虎落”(“虎路”),强弩的一种称“虎蹲弩”,明朝时还将一种形体短粗的火炮称“虎蹲炮”,等等。至于以猛虎的形象装饰各种兵器和装具,更是时间久远,甚至可以上溯到史前时期。在江南的良渚文化的玉钺上,有的精细地刻出造型奇特的神人骑虎纹图案。1986年在发掘浙江余杭反山良渚文化墓地时,在第12号墓中出土有一柄刃宽16.8厘米的青玉钺,在柄端装有白玉冠饰,柄末装有白玉端饰,钺体玉质优良,磨制光洁,两面刃部上角浮雕神人骑虎图像,两面刃部下角雕有大嘴神鸟。神人雕成倒梯形的人面,头戴放射状羽冠,胯下是巨睛的猛虎头的正面形象,头很大,环形重圈眼,两眼间以短脊相连,阔鼻、扁嘴,头下浅雕有折曲的前肢。环眼、阔鼻、扁嘴明显地呈现出猛虎的特征,是别具情趣的猛虎的变形图案,有人认为表现出威力无比的神人降服了凶猛的巨虎,又有人认为本是表现巫师借助巨虎的助力沟通天地。不论作何种推测,但可肯定这类图像应是当时人们尊敬的神圣的“徽帜”,持有镌刻这种徽帜的玉钺的人,自是具有权威的军事和宗教方面的领袖。后来中国文字中的“王”字,正是由钺的形象演化而成,钺也一直是权威的象征物。后来到商代,大钺这种具有传奇色彩的特殊兵器,虽然已改用青铜铸制,但仍常以猛虎图像作装饰图案。目前所发现的形体最为硕大的青铜钺,应属1976年在河南安阳殷墟发掘的妇好墓出土的一对。其中较重的那件,在钺体两面靠肩处饰有双虎扑噬人头的图案,居中是一个圆脸尖颏的人头像,左右两侧各有一只瞪目张口的猛虎,扑向中间的人头,似欲吞噬,散发着狰狞、恐怖而神秘的色彩。上面铸有“妇好”铭文,表明大钺是专为她制作的器物。妇好墓出土虎噬人青铜钺此外,商周时期的别的青铜兵器,也常以虎纹装饰。例如河南洛阳庞家村的西周墓中,就曾出土过一件带有“太保”铭文的青铜戈,在戈阑前浮雕出虎头纹,瞪目张口,颇显威猛。不仅在格斗兵器上以虎纹为饰,将士装备的防护装具也常以猛虎为饰,特别是胄(头盔)和盾牌。在发掘河南安阳殷墟的殷商王陵时,曾在第1004号大墓内出土有大量的青铜铸造的胄,其中有的铜胄正面额部的图案,就是猛虎的头像,大耳巨目,形貌威猛。与安阳出土商代虎纹铜胄图案近似的,还有在江西新干县大洋洲商墓出土的铜胄,正面额部也饰猛虎头像,大耳巨目,鼻的下缘就是胄的前沿。当战士戴上这类铜胄以后,在相当于虎嘴的地方,正露出他们那英武的面庞,显得分外雄劲威严。江西新干大洋洲出土虎面青铜胄此外,有时还用剥下的虎皮来装饰兵器,特别是用虎皮来制作弓袋,又称“虎”。见于《诗经?秦风?小戎》:“虎镂膺,交二弓。”注:“虎,虎皮也;,弓室也。”用以形容秦军威之盛。此外,当时生活在中国边疆地区的古代民族,更是常常以虎纹来装饰兵器,带有草原文化气息的青铜短剑,有的柄端以虎纹装饰;云南的滇文化兵器中,也常见虎纹图案用于装饰,特别是一件出土于云南江川李家山的刻纹铜臂甲,以兽纹为装饰图纹,其中刻出一只扭体舞爪的猛虎,体态生动,是滇族猛虎刻纹中最精致的作品之一;蜀地的巴蜀文化青铜兵器,不论是戈还是剑,虎纹都是其主要装饰图像,这可能与古代巴人“白虎夷王”的古老传说有关。江西新干大洋洲出土虎面青铜胄军中以虎的形貌作为器物外形的青铜制品,还有虎符。《史记?魏公子列传》曾生动地记述了如姬为信陵君盗晋鄙兵符,从而夺晋鄙十万大军救赵的故事。信陵君得符后“至邺,矫魏王令代晋鄙。晋鄙合符……”表明这种兵符分为两半,发兵时持留于王处的半符为信,与主将所持半符合符,方可发兵。当时这类兵符都制成伏虎形貌,故又称“虎符”。目前保存的先秦时的虎符文物中,最精致的是1973年陕西西安郊区发现的秦国杜虎符,虎作走动姿态,伸颈昂首,长尾卷曲,体长9.5厘米,背面有用于合符的槽。虎体有错金铭文9行共40字:“兵甲之符,右才(在)君,左才杜。凡兴士披甲,用兵五十人以上,必会君符,乃敢行之。燔燧之事,虽母(毋)会符,行殹(也)。”据考证,秦代称“君”者,只惠文君一人,他于即位14年后更元为王,因此该符之铸造当在惠文君元年至十三年间(前337—前325年)。铭文字体绝大部分是小篆,错金技艺精湛,至今金光闪熠,尚如新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