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和​唐高宗​真的情比金坚?

武则天和​唐高宗​真的情比金坚?

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感情古往今来从没有被人看好过,武则天是李治父亲唐太宗的妃子,李治名义上的小妈,虽然两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从亲缘关系上来讲属于典型的乱伦,抛开这种伦理关系的桎梏,武则天当时只是一个比唐高宗大四岁,出身普通的感业寺尼姑。那时唐高宗不顾阻力将武则天从寺庙里接出来,带回宫中封为才人,很纯粹地为了爱情。在此之后力排众议废掉王皇后,改立武则天为皇后,废太子忠,改立他和武则天的儿子李弘为太子,其中有政治因素存在,可也不能否认李治和武则天之间存在着让人羡慕的爱情。在武则天成为皇后,生下太平公主这段时光里,这是幸福美满的一家七口人,四个儿子和一个小女儿,君王家的薄情诅咒似乎在武则天身上失去了作用,唐高宗一生的妃嫔也很少,除了他在当太子时的王皇后、萧淑妃和徐婕妤,有记录的只有三个为他生下孩子的宫人,这样寂寥的后宫在历史上可不多见。那么唐高宗和武则天真的是情比金坚吗?如果他们是普通夫妻或许真能够白头到老,相互扶持,可惜他们是一个国家最受人关注的夫妻,一个皇帝和一个皇后。显庆五年,唐高宗突发风疾,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高血压犯了,头晕眼花,眼睛几乎失明,这时候的他别说管理朝政,命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题。他选择了一个人代替自己处理朝政,这个人就是武则天,虽说在之前废王立武的过程中武则天经常参与政事,仅限于在后宫中和皇帝一起出谋划策,这一次她是真正做到了代替自己的丈夫独立站到朝堂前行使皇权的。随着唐高宗卧病在床的时间越来越长,武则天在朝廷中的势力范围也越来越广,当唐高宗病情缓解一些重新回到朝中,已经形成了“二圣并立”的局面,唐高宗可是好不容易扳倒了舅舅长孙无忌获得了专权,这下居然要和自己最放心的老婆“共享”天下,简直笑话。这时候那有什么爱情可言,唐高宗和武则天成了尚未公开化的政敌。唐高宗有意无意开始剔除武则天的势力范围,首当其中的是宰相李义府,李义府在“废王立武”事件中是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支持武则天的大臣,当然他也在这件事情中获益,一举坐上宰相宝座,并且两次为相。但在唐高宗和武则天出现矛盾的时候,他的态度变得暧昧不明起来,甚至有些偏向武则天,这也可以理解,当时唐高宗卧病在床,实际掌权者是武则天,李义府在工作上和武则天接触的远比和唐高宗要多,当唐高宗重新掌权时,离义乌却没有发现这种变化产生的危机,依然我行我素。李义府是一个一旦登上高位,立刻肆意妄为的人,在当宰相的几年间大肆敛财,买官卖官家里门庭若市,差不多成了个“朝廷官员买卖市场”,唐高宗正想找个由头找李义府麻烦,他把李义府叫到跟前来问他,“听说你的儿子女婿天天在家卖官收钱,我也听到不少这样的报告了,你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唐高宗这话说的其实不算特别严里,他还没有下定决心要查办李义府,可是李义府回答得没那么圆滑,他直接问是谁说的?唐高宗心想你这还要打击报复啊?直接回答他,“你别管这是谁说的,直说有没有这回事?”没想到李义府居然生气了,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到底谁是皇帝?气得唐高宗差点爆血管,自己好歹是皇帝啊,居然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立刻下令彻查李义府,把他贬到四川西昌去了。武则天也察觉到唐高宗似乎有针对自己的意味,李义府的事情唐高宗的处理公正,他当众顶撞皇帝、贪污受贿、买官卖官、以公谋私,这都是朝廷内外众所周知的事,武则天犯不着为了包庇这样一个人顶撞唐高宗让他们的感情更加恶化,她以为只要让唐高宗出了这口气就能大事化小,因此对流放李义府的事情不闻不问。谁知道这根本不是唐高宗一时兴起,扳倒了武则天在前朝势力最大的李义府之后,唐高宗立刻把矛头指向了武则天。有一个宦官告皇后武则天和道士郭行真行厌胜之术,厌胜之术是我们在电视连续剧里最常见的宫斗手段,说起来大家都嗤之以鼻,根本就是封建迷信居然还能定罪?事实上在唐朝厌胜之术属于“十恶”之一,等同谋杀的大罪,唐高宗的前任皇后王皇后就是以厌胜之术入罪被杀,如今武则天居然和一个道士行厌胜之术?这显然就是诬告,武则天根本不相信诅咒能够要人命,她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唯一一位女皇帝,很重要一点是她脚踏实地,非常务实,这种对自己既没有好处,又落人口舌的事情绝不是武则天做得出来的。其次这个道士郭行真他除了是武则天信任的人之外,也是唐高宗信任的人,没必要为了皇后得罪皇帝,两个人都不具备行厌胜之术的动机。一个小小宦官居然敢拿一些捕风捉影诬告皇后,难道他吃了豹子胆吗?并不是他吃了豹子胆,而是有人给他壮胆,这个人的权威远远高于武则天,那只有武则天的丈夫唐高宗,这时候的唐高宗已经对武则天越来越不满,开始给自己找一个消灭她的借口,那还有一点爱情的影子?唐高宗设计武则天时,他们之间或许还能用政见不合做解释,但是唐高宗暗地里和武则天的姐姐贺兰夫人私通,唐高宗宠幸别的妃嫔倒也罢了,这个人居然是自己的姐姐,相信任何人都无法忍受,贺兰夫人死后,她和前夫贺兰生的女儿贺兰氏接替了母亲的位置和自己的姨夫私通,这个时候武则天已经彻底看清了皇家的本质,对丈夫不再抱有希望,转而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权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