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用女人裸露下体破敌的荒唐战术

揭秘古代用女人裸露下体破敌的荒唐战术

中国是一个有着数千年封建历史传统的东方国家,遗留下来的精神和物质遗产既有精华又有糟粕。比如其中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就是以男人为中心,三纲五常、三从四德,重男轻女、歧视妇女,女人的身体和用品都是既讳莫如深,而又“肮脏”、“不洁”的东西,特别是牵涉到性器官,牵涉到女性生理,牵涉到大小便等方面的内容,那更是最“龌龊不堪”的了,比如下体(即私处、阴部),比如月经带(我们老家过去叫“骑马布”),比如马桶、溺器、夜壶,比如出卖肉体、供男人纵欲的妓女等等。直到今天,一些没有教养和修养、粗俗暴戾的国人的骂人脏话里,也基本上离不开这个范畴。我有时候真不明白我们这个民族,为什么越是重要的东西,却越是作践它呢?比如我们很看重金钱,这也很正常嘛,因为钱确实非常重要,而且是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可是我们又并不爱惜钞票,随便乱扔乱揉,弄得脏兮兮、皱巴巴的,还撕扯得这里烂一块、哪里缺一角的;对女人的身体(尤其性器官)也是如此,一方面离不开它、很迷恋它,另一方面又把它看得非常脏、用非常难听的词玷污、谩骂它。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也属于民族劣根性之一种?正因为这种对女人的歧视、欺凌与侮辱,所以在中国古代,漫长的岁月里,历来打仗作战、生死搏斗的战场上,竟有用女人裸露的下体、大小便的马桶或溺器等东西来破敌迎击的稀奇古怪的“战术”。(而且自古以来,凡是铸剑、铸钟、炼丹等庄严场合,亦都不许女人在场。)现在回忆起来,这些做法实在是让人觉得愚昧、荒唐、可笑。金莲把酒抿了一口,看他没有动,把杯子朝下一放,把他望望:有趣!这个人真老实得好玩呢!你不开口就让你不开口了吗?我非要来同你谈谈,挑逗挑逗你。揭秘潘金莲挑逗武松为何没有成功武二爷才坐下来,金莲也进来了。金莲就朝对过靠房门口这张椅子上一坐。武二爷见嫂子坐下来,心里不安。为什么呢?你叫我到房里来,这是我的房间,你就应该上楼到你房间里去,要各避嫌疑,这怎么讲啊?照这一说,就应叫嫂子出去。想想,也不能。在我认为,年轻叔嫂应避避嫌疑,我家这个嫂子年纪轻,她还有点小孩子脾气,在她是不避嫌疑;再则,听见我要出远门,也许有什么家常话,特为要同我谈淡。我如叫她走,未免叫嫂子心里不乐。武二爷只得把头一低,坐在那里不开口。金莲把他望望,心里也好笑,这个人真老实。老实人我也见过的,没有见过他这样老实的,坐在这里大眼望小眼。哎!要防他坐不住,他一个坐不住,站起来走掉了怎么办?嗯,有个章程了,他喜爱喝酒,最好不过拿壶酒给他稍微消遣消遣。“二叔叔!”“嫂嫂。”“一人静坐无聊,愚嫂拿壶酒给二叔小饮,候大郎回来,再为畅饮。”“好,多谢嫂嫂!”这一点武二爷心里很中意,最喜爱的就是酒,坐在这里等也难过,不如弄壶酒打打岔吧!金莲起身出了房,酒炖在锅里,锅盖一掀就拿到了。她面对灶神,恭恭敬敬,端端四拜,暗暗祷告。祷告的话语很低,等于在她肚里,这叫心到神知。这刻我不能以心相照,喉音当然要高一点:“灶神菩萨:女弟子潘氏金莲,想与二叔结个鱼水之欢,望神圣庇佑,早点成功,大香大烛,拜谢菩萨!”她家菩萨可在家?怕是不在家,早已吓得溜掉了。什么道理呢?嘿,灶神乃一家之主,灶神管你家周正事,不能管这些没魂的事,还不吓溜了吗?我最早知道这些,那还是在鲁迅先生的《阿长与山海经》一文中。先生回忆了小时家中女佣阿长的故事,阿长对他说,长毛(本文中泛指当时的各种强盗土匪义军)占城时“我们也要被掳去。城外有兵来攻的时候,长毛就叫我们脱下裤子,一排一排地站在城墙上,外面的大炮就放不出来;再要放,就炸了”!此事使年幼的鲁迅对她产生了空前的敬意,因为“这实在是出于我意想之外的,不能不惊异”,“不料她还有这样伟大的神力。从此对于她就有了特别的敬意,似乎实在深不可测”。前两天又读到学者雷颐的一篇文章,其中提及,据李化龙编撰的《平播全书》记载,明朝后期万历年间,四川播州土司杨应龙造反,巡抚李化龙奉命征剿。当他用火炮轰击敌阵时,杨应龙令数百裸体女人排立于高处,手拿箕器,“向我兵扇簸,而贼锋厉,我兵即以狗血泼之”。在他的记载中,此法似是普遍,因“贼凡遇我兵放铳,即令妇人脱去中衣,向我兵以箕扇之”,果然“炮不得中”。他找到的破解之法是“军中即斩黑狗血洒之,法立破”。我特意查了一下资料,类似现象在历史上太多太多了。据明末思想家、哲学家方以智的《物理小识》记述,崇祯八年(1635),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在围攻安徽桐城时,守城官军在城上架炮,张献忠逼迫女人“裸阴向城”,城上火炮顿哑,但官军立即“泼狗血、烧羊角以解之,炮竟发矣”。另据《流寇志》记载,张献忠在围攻安徽滁州时,也将许多女人斩首,裸体倒埋坑中,使其阴部露出向城,结果城上大炮不是一放即裂就是哑不能放。守城官军立取民间粪器挂在墙头,于是“炮皆发”、“贼大创”。后来“闯王”李自成在进攻河南开封时,亦以“阴门阵”攻之,守城官军则以僧人裸体站在城墙上破之。又据《临清寇略》记载,清乾隆三十九年(1774),山东王伦白莲教起事,乱军围攻临清城,被守军所败。刚开始时,城上守军向敌军开炮,但并不能命中,敌军仍然向前冲锋。守将叶信将鸡血、粪汁洒在城上,并叫来一些妓女站在城上以阴门向敌。此招果然有效,一开炮就命中敌兵敌将,临清之围遂解。大学士舒赫德在给乾隆的奏折中也细述了此事,不过他说守军在城上洒的是狗血。更搞笑的是,据《夷氛闻记》与《粤东纪事》等书记载,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年逾古稀的湖南提督杨芳被任命为参赞大臣,于翌年3月率部领先开往广东与英军作战。杨芳是贵州松桃人,行伍出身,曾系林则徐部下,战功赫赫,故很是得到羊城百姓的厚望。当他看到诸多条件均大大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但敌炮的威力竟远在我炮之上,即认定“必有邪教善术者伏其内”,于是广贴告示,“传令甲保遍收所近女人溺器”作为“制胜法宝”。他将收集来的这些马桶平放在一排排木筏上,命令一位副将在木筏上掌控,以马桶口面对敌舰冲去,以破“邪术”。3月18日英军进犯,杨芳的这些招数却完全无用,副将仓皇而逃,英舰长驱直入;杨芳急将部队撤回城内,匆忙与英军“休战”。对其所作所为,当时有人以诗讥讽道:“杨枝无力爱南风,参赞如何用此公。粪桶尚言施妙计,秽声长播粤城中。芳名果勇愧封侯,捏奏欺君竟不羞,试看凤凰冈上战,一声炮响走回头。”(《平夷录广东·感时诗》)直到20世纪初义和团运动时,义军也认为女人身体是污秽之物,攻打不下教堂皆因教堂内有许多女人或赤身裸体或手拿秽物,或站在墙头或骑在炮上,破坏了神拳的“法术”。当他们因火烧教堂或店铺而延烧到附近民房时,便归因于路过的女人或出门泼“秽水”的女人,所以对女人外出有种种“以防污秽”的限制、规定:或严禁外出,或虽可外出但必须头戴红布或轿盖红布,不少不知者还无辜被杀。但由女团民组成的“红灯照”,则有避秽去邪的“神功”。西门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御女手段西门庆认识李瓶儿的时候,还是夏天,两个多月后的重阳节这一天,西门庆就终于“偷”上了。偷情比嫖娼刺激多了。嫖很低级,“有钱便流,无钱不流”,没啥技术含量。偷则不同,多少还是要讲些感情基础的。西门庆偷情成功之后,李瓶儿又送了两根金簪(皇宫御用品,价格不菲),替西门庆带在头上,并交代他说:“千万别让我老公看到了。”西门庆这回是一分钱没花,既赚了人,又赚了钱。西门庆究竟凭什么可以白上人家老婆?他到底有何妙招呢?其实,男追女,成不成的决定权在女方。(反之亦反。)她若不愿意,此事便休了,难道我还扯住她不成?这一招,是花了大几千块钱在王婆子那里学到的。但最难的是,哪个女性会傻到去对你直截了当地表态呢?基本上是不会发生这种奇迹的。愿不愿意,只在她的心里,你又咋能知道呢?不过,好在女性虽不会对你直接表态,但却是都极懂得怎样暗示的。一个暗示也就够了,因为西门庆是一个很善于破译这些“暗示”密码的行家。他在一步步试探的过程中,特别留心对方是否会做出暧昧的暗示。话说当时西门庆和李瓶儿迎面撞了个满怀,李瓶儿转身入后边去了,说老公马上回来,请稍等。然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今日他请大官人往那边吃酒去,好歹看奴之面,劝他早些回家。两个小厮又都跟去了,止是这两个丫鬟和奴,家中无人。”这一番话,看似平淡,一般人可能听不出什么来,但西门庆却嗅出了话中之音:李瓶儿根本没必要对他说出家中的细节,但她却把老公、小厮、丫鬟的行踪都对西门庆说得清清楚楚,最后强调“家中无人”。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我家里没人。多么强烈的暗示!西门庆是什么人。书上说:“这西门庆是头上打一下脚底板响的人,积年风月中走,什么事儿不知道?今日妇人明明开了一条大路,叫他入港,岂不省腔!”发展的过程就是:李瓶儿又多次对他暗示,反复抱怨老公天天在外面鬼混。再后来就是眉目传情,“两个眼意心期,已在不言之表”。再后来,西门庆去解手时,李瓶儿竟跟来偷看,两人又撞了个满怀。李瓶儿的暗示在逐步地升级,可西门庆却一直无动于衷了。这是为什么呀?因为现在,已经变成李瓶儿追求西门庆了,成不成在于西门庆愿不愿意,这叫欲擒故纵。最后,一天晚上,李瓶儿出钱叫她老公到外面妓院去吃酒,她就把西门庆叫过来,两个人躲在她房里吃酒。“两个于是并肩叠股,交杯换盏,饮酒做一处”。现在明白了,西门庆的绝招其实很简单,就是俘获自愿的女人。读懂她们的暗示,或诱导她们做出暗示。只要人家愿意了,他甚至可以设计让人家自己送货上门。就这一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在《金瓶梅》中,和西门庆有关系的数十个女子都是自愿的,他从来没强迫过谁。而另有两个被惊为天人的美女,西门庆却始终上不了,到他死也没成过,为什么?因为人家不愿意。不愿意,绝招就失灵了。可见,也并不是西门庆真的有多么厉害,一个巴掌也拍不响啊。从这之后,只要李瓶儿的老公不在家,她就叫丫鬟拿梯子爬上墙头,或学猫叫,或以咳嗽为号,或是扔一块瓦片。这边,西门庆就掇过一张桌凳来踏着,暗暗翻过墙去厮会。第二天早上,再照前越墙而过,回到家中。两个约定暗号,隔墙酬和,窃玉偷香,根本不从大门里行走,神不知,鬼不觉的,街房邻舍又怎的会晓得?!却说有一天早上,西门庆扒墙回来,走到潘金莲房里。金莲还未起床:“你昨日也不知又往哪里去了一夜?也不对奴说一声儿。”西门庆就顺口撒了个谎,金莲虽然信了,却有几分疑影在心。又一日晚上,西门庆回来后,饭也不吃,茶也不吃,只往前边花园里走。这潘金莲贼留心,暗暗跟着他看。天哪!只见隔壁的那个丫头,在墙头上只打了个照面,转眼间,这西门庆就踏着梯凳爬过墙去了。这潘金莲归到房中,翻来复去,通一夜不曾睡着。天还没亮,西门庆就回来了,潘金莲睡在床上不理他。那西门庆先带几分愧色,挨近她坐下。金莲跳起来坐着,一手揪住他耳朵,骂道:“好负心的贼!你昨天哪里去了?把老娘气了一夜!我已是晓得不耐烦了!趁早实说,与隔壁花家那淫妇偷了几次?你信不信,我吆喝起来,教你死无葬身之地!你安下人标住他男人,却这里偷他老婆。我教你吃不了包着走!”西门庆听了,慌的装矮子,跪在地下,笑嘻嘻央及说道:“小声些!实不瞒你说,就只偷了昨天这一次。”金莲哪里肯信。西门庆只好把李瓶儿送的两根寿字金簪儿拔下来,送给了潘金莲做封口费。潘金莲接了观看,却是两根番石青填地、金玲珑寿字簪儿,乃御前所制,宫里出来的,甚是奇巧。金莲见了这对金簪儿,满心欢喜,收下后说道:“既是如此,我就不说你了。你再到那边去,我这里就与你两个望风,教你两个自在。你心下如何?”那西门庆欢喜的双手搂抱着说道:“我的乖乖的儿,正是如此。我明天买一套妆花衣服谢你。”西门庆从开始到结束,自始至终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在不断的试探对方,在对方面前自我表现,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然后“获得女方的意愿”。只要女人愿意了,那就是成功的开始了。不得不佩服西门庆的手段,的确很高!西门庆初遇潘金莲窥尽私处为之神魂颠倒西门庆与潘金莲,都是有家室的人,为何一次见面就让两个人如火如荼的发生了婚外情呢。这两个人难道真的是天造地设的奸夫淫妇么?他们两个的第一次见面又有着什么样的遭遇,怎使得这两人一见钟情了呢?西门庆与潘金莲第一次见面时,西门庆究竟看到了什么,让他为之神魂颠倒!这篇文章所论虽不是上述问题的真正原因,但在其中可以略窥一二,谨作抛砖引玉之用!《金瓶梅词话》第二回中:潘金莲与西门庆的第一次相遇,完全是一种戏剧性的巧合;而此时的潘金莲没穿内裤,成为两人婚外情的导火索,直接加剧了俩人的戏剧性发展。潘金莲用叉竿收帘关门,一阵风吹过,手拿不牢,叉竿滑落,不偏不正打在正从帘下经过的西门庆头上。打了人,便得赔礼道歉,潘金莲“便慌忙陪笑”。或下意识使然,或觉得这一巧合滑稽搞笑,或闲坐闺阁无聊中意欲挑逗取笑一番被自己打中的主儿,潘金莲“把眼看那人”。这一看,西门庆潇洒浪漫风流倜倘的外表,让潘金莲舍不得了,眼睛收不回了,把西门庆从头到脚打量了个够,“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文章出处笑傲酱油看历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