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鼻祖检验女尸,规定隐秘部位一定要细看

法医鼻祖检验女尸,规定隐秘部位一定要细看

还记得电视剧《少年包青天》和《大宋提刑官》里的刑侦断案的神奇手法吗。有没有怀疑过剧中法医们的断案手段?今天,我们从现代科学的角度进行解读。焚尸验喉判断是否烧死《大宋提刑官》中,为判断尸体是被杀后焚尸,还是被烧死的,法医宋慈将尸体喉部切开,气管中没有烟灰则说明是被杀后焚尸;而气管中有烟灰和烧烫伤则说明是被火烧死的。这个方法是正确的。因为火灾时活人会吸入大量热空气、烟雾,造成呼吸道和肺部的损伤;而没有呼吸的死人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另外,古代还有被烧死的人“腮部发红,面呈芙蓉色”的说法,这也是对的。如果人是被烧死的,由于火场里有大量的一氧化碳,吸入后,血红蛋白跟一氧化碳结合变成碳原血红蛋白,碳原血红蛋白颜色鲜红,所以从尸体上就能看到颜色很鲜红。若是死后焚尸就不会有这个现象。红伞验尸确定生前伤势红伞验尸的情景在很多影视剧中出现过。把一具尸骨洗净,按次序摆放到竹席之上。挖出一个地窖,里面堆放柴炭,将地窖四壁烧红,除去炭火,泼入好酒两升、酸醋五升,趁着地窖里升起热气,把尸骨抬放到地窖中,盖上草垫。大约一个时辰以后,取出尸骨,放在明亮处,迎着太阳撑开一把红油伞,进行尸骨的检验。如果骨断处有红色,说明是生前被打断的;骨断处没有红色,则是死后的损折。死者的死因也就明了了。这种做法是很科学的,在当时是非常高明的一种办法。基本原理是红油伞将红色之外的可见光全部挡走,长波的红外线就透过伞照在骨头上,如果骨头上面有伤,即骨头里的血管破裂出血,血液受红外线一照射就明显地显现出来,而在没有照射之前就看不大清楚。跟现代刑侦中侦测血迹的“荧光反应”原理很相似。银针试毒易造成冤假错案用银针试探尸体是不是中毒而死的,这在很多古典小说中是很常见的情节。事实上,这个方法直到民国时期还在沿用。银针碰到某种毒,确实会变黑。比如碰到砒霜,银就变黑。但是除了毒以外,银遇到其他一些物质也会变黑。因为凡是腐败的尸体都会产生硫化氢,硫化物与银化物相结合会生成呈现黑色的硫化银,所以银针呈黑色与死者是否为中毒身亡没有直接的关系。因此用银针判断是否是中毒,是不准确的,容易造成冤假错案。滴血认亲无科学依据提起亲子鉴定,很多人会想到古代小说上常常提到的滴血认亲:小孩的血跟大人的血如能够溶在一块,双方就是亲子血缘关系,否则就不是。其实这种方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而在这种鉴定过程中,亲子关系的血液不一定能融合,而不是亲子关系的血液常常能融合。《大宋提刑官》中,宋慈找来玉娘亲生父亲的骸骨,以滴骨法检验。玉娘刺破手指,指血很快渗入骸骨中,确认玉娘与死者有血缘关系。这种“滴血认亲”的鉴定方式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无论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如果血液滴在骨骼光滑坚硬的骨密质上,就不会渗入;如果滴在骨松质或被腐蚀的骨骼上,就可能被吸收进去。到目前为止,血缘关系的准确认定还只能通过DNA鉴定。颅骨藏沙根本不可能《大宋提刑官》某集中宋慈曾根据死者颅骨内是否有泥沙流出,来断定死者是生前溺水还是死后抛尸。这种方法是错误的。因为颅腔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只连接脊椎,而不会跟呼吸道、消化道相连。简言之,人吃的饭、喝的水是不可能进入大脑的。因此,一个活人掉进水里,水和泥沙等物质只能进入人的消化道或者是呼吸道,而不会进入颅骨。在现代刑侦中,判断死者是否是溺水身亡的办法是检验尸体血液中是否含有硅藻。因为水中都含有硅藻,硅藻会随着人吸进去的水进入血液。在窒息的六七分钟时间里,心脏会把含硅藻的血液输送到全身各处。宋慈检女尸:遮盖隐秘部位要细查《大宋提刑官》中的宋慈制定了一条标准,无论案发何处,检察官员都必须“躬亲诣尸首地头”。即便是尸味难闻,臭不可近,官员也“须在专一,不可避臭恶”。可是在宋兹之前,南宋深受理学思想影响,遵守“非礼勿视”、“内无妄思,外无妄动”的教条。在宋慈之前,检验尸体时,总是把隐秘部分遮盖起来。同样是学“唯心主义”哲学的宋慈,在做尸检时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唯物主义者,重视实践。他告诫当检官员:切不可令人遮蔽隐秘处,所有孔窍,都必须“细验”,看其中是否插入针、刀等致命异物。并特意指出:“凡验妇人,不可羞避”,应抬到“光明平稳处”。

为您推荐